政治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市情概览 > 政治 > 正文

涞水县—历史风云

更新时间:2012-09-10 17:33:00点击次数:274次

董才起义

北宋政和七年(1117)二月,涞水县民董才起义,率众反辽,聚众万余人,转战云、应、朔、奉圣、易州一带,与辽军战于奉圣州。辽西京留守萧乙薛、南京(今北京)统军都监查剌率大兵镇压,起义军在易州西战败。是年三月,起义军再度聚集,又败于奉圣州。董才率众南下,越飞狐、灵丘,入云、应、武、朔等州,斩契丹监军。宋招抚董才,赐姓赵,号“扶宋破虏大将军董才”。后终归金国。

移民屯田

明永乐元年(1403)大宁都司迁保定,所属卫所驻保定地区,同时置涿鹿三卫(驻涿州)。实行卫所屯田制,官兵家属随军屯田。到涞水的军民除了安置在栗村、高洛、皇甫、永乐、下明峪等几十个村庄以外,还新建村庄81个。

火烧南高洛教堂

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涞水南高洛教堂依仗官府的庇护,强行把村中一处公产树木据为己有,并唱大戏庆贺“胜利”,引起村民的公愤。光绪二十六年(1900)三月,北高洛在阎洛福的带领下建立了义和团,于四月正式设坛练拳,声称要报复教堂。与此同时,高洛附近的南、北汝河、永乐及县北的石亭、娄村,也相继建立义和团。此间,山东义和团首领李来中,曾亲到涞水会见阎洛福。四月上旬,李来中又派他的徒弟——义和团联络官李大海,到北高洛向阎传达指示,让阎速与新城县义和团首领张德成“搭上线”。

北高洛义和团的发展,吓坏了南高洛村教堂的洋教士,教堂一面加紧添置洋枪,组织教民武装,一面要挟官府派兵镇压北高洛的义和团。徐水县安家庄教堂席教士连续两次致函涞水县令祝芾,要求其压服义和团。四月十四日,涞水县令祝芾率领官兵驰往北高洛,企图镇压义和团。此时,北高洛已集聚涿州、易州、新城、定兴县的团众千余人,他们把祝芾团团围住,将其逼到村民阎洛梦家。祝芾惊恐万状,连连鞠躬求饶。后经阎洛梦解劝,阎洛福才下令斥他“滚蛋!”吓得魂不附体的祝芾躬身告退,从人给他拉过马匹,他竟然倒骑马背而逃。事后他自惭地说:“几蹈不测,踉跄遁归!”。

官兵败退以后,南高洛教堂见失去仗恃,加紧备战,准备与团众交锋。面对事态的发展,阎洛福决定提前起事。四月十四日晚,团众千余人在阎洛福指挥下,包围了南高洛村天主教堂。教堂早有戒备,从徐水安家庄教堂邀来几十名教徒,隐伏在教堂内,教堂备有毛瑟洋枪十余支,另有大刀、火枪和大量火药。所有参战教徒都身着白大褂,他们认为义和团是“邪教”,穿白衣可以破邪。在洋教士指挥下,一部分持洋枪教徒爬上教堂屋顶,居高临下向团民射击。其余教徒则在教堂附近策应,向团众挑战。团众一拥而上,全力拼杀,教徒纷纷倒下。民教混战,使教堂屋顶的洋枪失去作用。战斗中义和团除惯用的大刀长矛和火枪以外,还使用一种新研制出来的“砂锅罩”(用沙吊袋装入火种可投掷引火),把“砂锅罩”像火龙似的掷入教堂。教堂内的一大笸箩火药被沙锅罩引燃,顿时爆炸起火。当时正刮大风,火趁风威,整座教堂被付之一炬,全部坍塌。房顶上的数十名教徒和洋教士,除熟悉武功的蔡洛云、蔡泽起二人逃出外,其余均葬身火海。

两狼沟击毙清将杨福同

光绪二十六年(1900)四月十七、十八日,北高洛义和团遭清军镇压,牺牲五六十人,伤数十人,被捕22人,暂时受挫。但他们并未失去斗志,准备同官军展开决战,并发誓“必得杨福同首级而甘心!”为了争取有利形势,联合县南各村团众转移到县城北部的石亭镇。石亭镇位于涞水城北30华里,与涿州、房山接壤,民教斗争一向很激烈。当涞水城南斗争形势发生变化时,石亭镇义和团首领尹洛善联系新城、涿州、容城、易州和房山等州县的团众,陆续汇集在石亭镇。到四月下旬,聚集在石亭地区的义和团已达万余人。当时官府称此地是义和团“啸聚之区”,因而把围剿的主要目标转向石亭镇。

四月二十三日(5月21日),县令祝芾和直隶练军分统领杨福同率马队前往石亭镇压。义和团奋起反抗,杨下令开枪,打死石亭一团首梁珍,并捕去团众二人,随即率队返回县城。入夜,义和团根据事态发展,决定与官军再次较量,并制定出新的作战方案,一面佯称要攻打涞水县城,解救被押团众;一面部署团勇两三千人,在石亭村南、赤土村西北的两狼沟(涞水至石亭必经之路)设伏,诱敌深入,进行阻击。

四月二十四日(5月22日)晨,杨福同率领洋枪马队七八十人,再次驰往石亭。午时马队行至赤土村北,少数团众列队迎战,交锋不久,即佯作败退。杨不知是计,立刻挥军追袭,追至两狼沟。埋伏的团众四面突起,蜂拥而上,刀光映日,杀声震天。杨福同大惊失色,慌乱中指挥所部突围,可是为阵地两旁高坎所阻,沟深道窄,马队无法施展,又由于短兵相接,洋枪不能发挥作用。团众乘隙刺伤杨福同的坐骑,杨坠地负重伤,其从弁赶来救护亦被砍死,杨还想做最后挣扎,团众中一名12岁的小和尚纵身上前,一矛刺中杨的咽喉,团众刀矛齐下,杨福同当场毙命。随杨来的两名哨官急忙指挥官兵弃马突围,也被义和团砍死。涞水义和团以绝对优势兵力,击败官军,大获全胜。此役以击毙杨福同而震惊朝廷,在义和团运动史上称为“涞水大捷”。

{#page}

会合涿州挥师北京

石亭战斗的胜利,大大鼓舞了周围各县义和团的士气。五月二十五日,涞水、房山、涿州地区团众数千人,在密熹和尚等率领下,聚集在涞水石亭镇一带亮队操演,决计乘胜进据涿州城。五月二十七日,在涿州城内外团众密切配合下,占据了涿州城,并在城门上高悬义和团“兴清灭洋”大旗,涿州成为直隶义和团的大本营。斗争锋芒对准了洋人、洋物。他们以拆铁道、砍电线、禁洋货等,作为反洋斗争的主要标志。仅五月二十七日下午,就拆毁了涿州这一段铁路,运输、电讯陷于中断。晚上又烧毁了高碑店、涿州车站及拒马河各桥梁枕木。第二天,团众数千人沿琉璃河至卢沟桥的铁路线继续北进,拆铁道、砍电线,并将长辛店和卢沟桥两个车站、料场以及沿途的桥梁、局所等放火烧毁。五月二十九日,团众开始进袭丰台车站,焚烧了车站以后,又连续将库房、材料厂、客车、机车、敞车等毁坏。慈禧太后专用的“龙车”,也被付之一炬。短短三天之内,团众就拆毁自高碑店至琉璃河的数十里铁道,焚毁了高碑店、长辛店、涿州、丰台等六处车站。

义和团在畿辅地区的迅速发展,引起了封建统治集团的极大恐惧和震动。五月下旬,清政府急忙调兵遣将,坐镇保定,驻扎卢、保各车站,妄图统一行动对义和团“兜合擒拿”,并想利用“剿抚并用”的手段消灭义和团。面对清朝官军的残酷镇压,义和团毫不畏惧,使前来围剿的清军既不能平“匪”,又不能保路,只能“无任彷徨,困守一隅”。涞水县义和团继参加卢保铁路斗争之后,又进入北京,与北京义和团会合。六月十五日,参加了攻打北京西什库教堂的战斗。当慈禧卖国投降,八国联军进犯中国领土剿杀义和团时,义和团勇士个个奋不顾身,前仆后继,为保卫祖国领土战斗到底。在良乡与八国联军的殊死战斗中,涞水县义和团的许多无名勇士洒尽了热血,表现了燕赵儿女忠贞报国、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民众会”抗税斗争

1931年,清怡贤亲王后裔毓清开始出卖祖坟地产,把怡贤亲王陵寝四界三宫山前后,神道两侧共1400.5亩田地非法卖与天津宝坻劣绅王国华。王国华立即将买到的土地加收租税,规定每亩交四块银洋方可租种。西营房、北水东、中水东、南水东和燕翎村的贫苦满汉群众被激怒了,他们坚决不承认毓清与王国华的交易,拒不纳税。王国华买通涞水县县长刘云亭,刘云亭派警察巡捕前往西营房等五村武装逼租。西营房等五村满汉群众为了团结一致协调行动,共同开展抗税斗争,五村自动组织起名为“民众会”的群众组织,集会共商抗税斗争,并推举西营房村的鲍兰圃、水东村的杨海、燕翎村的李勇为民众会领导人,议定了聚义抗税的号令:西营房以鸣锣为号,水东、燕翎村以敲钟为号。县府如果再派兵武装逼租,他们就以武力反抗自卫。

1931年农历三月十一日(4月28日),民众会领袖鲍兰圃去涞水城赶集,被县政府抓捕扣押起来作为人质。第二天早晨,县长刘云亭亲自带着警察局巡捕、保安团丁共350人对西营房、水东、燕翎村进行突然袭击,企图抓捕民众会的首脑人物。水东村杨海从梦中惊觉,率妻子儿女侄辈奋起反抗。杨海手持七节鞭舞动生风,巡捕、团丁吓得个个退缩,不敢向前。杨海冲出重围脱身。燕翎村李勇父子猝不及防,被巡捕、团丁抓住。民众会得知消息,立即通知各村教头。于是,钟声、锣声响处,西营房等五村群众手持铁锹、铁镐、木棒,把巡捕和团丁团团围住,缴了他们的枪支,扣下7名县府随员。混乱中,县长刘云亭吓得灰溜溜地逃回县城。李勇父子被民众会救下。7名县府随员被愤怒的群众绑在树上,怒不可遏的杨海上前朝每名随员打了三鞭。两千余名群众聚集在水东村头龙岗坡前商议对策。县长刘云亭逃走了,再派兵来怎么办?不少愤怒的群众要求民众会首领先铡了这7名县府随员,然后去县城跟县长刘云亭拼个你死我活。民众会首领面对眼前形势,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当日上午,东营房保安团长吴卫生前来调停,县长刘云亭慑于群众压力同意谈判。不过,他要求先放回7名县府随员,然后才能释放鲍兰圃。民众会同意由吴卫生作保,先放七名县府随员。

然而,县长刘云亭反复无常,在民众会放回县府随员后,却不肯放回鲍兰圃。民众会决定,五村群众男的在村做好自卫应变准备,妇女儿童由西营房村邢树山、张友敬、张丕江等人率领去县城示威。数百名妇女各持小旗,喊着“打倒王国华!”“打倒土豪劣绅,争取自由!”“要求放出我村村长鲍兰圃!”等口号,聚集在涞水县政府大门前示威。妇女们不断高呼:“县长交出王国华,我们要看他头上长着角,还是长了两个头。租就是不交,人就是得放!”示威行动进行了一天,县长刘云亭只好又托人出来调停,答应第二天放人,示威的妇女儿童才暂时回村。第二天,鲍兰圃被释放回村,抗税斗争取得第二阶段的胜利。鲍兰圃回村后,民众会决定改变策略继续斗争。鲍兰圃等去石亭,请曾在外县做过县长的开明绅士吴七爷,为民众会起草诉讼。吴精通法律,慨然帮民众会起草了诉讼文书。鲍兰圃等人把毓清和王国华的非法交易,县长刘云亭受贿,非法拘人、捕人一案,告到天津高等法院。此案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天津高等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民众会胜诉。许多记者到场采访,这条新闻轰动了天津城。据说天津某剧院曾将这个事件编成戏剧,准备公演。当时,天津驻军某部的一个师长是涞水县长的哥哥。他听到消息后,花钱将这出戏买了下来,戏才没有公演。至此,民众会领导的满汉群众抗税斗争取得了完全胜利。

开辟平西抗日根据地

抗日战争时期,平西抗日根据地位于北平以西,跨冀、察两省之昌平、宛平、良乡、涿县、涞水、易县、涞源、蔚县、涿鹿、怀来、宣化等12个县。北临平绥铁路及桑干河,东临平汉铁路,南临拒马河。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一可直接威胁日伪华北自治首府北平和伪蒙疆首府张家口,以及华北两大交通命脉——平绥、平汉铁路,成为晋察冀边区抗日根据地北岳区之屏障;二可成为冀中平原抗日根据地十分区的依托和后方基地,而且可成为向北平、冀东推进的出发阵地。1937年七八月间,在北平中共党组织和东北特委领导下,建立了一支由东北流亡学生和北平知识青年为主体的抗日武装。8月22日夜,这支武装砸了北平德胜门外北平第二监狱,放出一批共产党员和政治犯,扩大了队伍,正式打起“国民抗日军”的旗帜,活动于平西地区。全体到阜平整训后,改编为晋察冀第五支队,于1938年4月回到平西。1938年3月,晋察冀军区按照中央指示,建立宋(时轮)邓(华)支队,准备挺进冀东,建立冀东抗日根据地。3月20日,邓华率晋察冀一分区三团挺进平西,在涞水围歼了一股地方游杂武装,在马水口组建了中共房涞涿工委和抗日民主政府。连克矾山堡、桃花堡、金水口、门头沟等日伪据点,收复昌平、涿县、涞水、良乡县城。并派出大批工作组,开展宣传,建立政权,开展群众工作,经过几个月的工作,解放了平西10余万人口的广大地区,成立了房(山)涞(水)涿(县),昌(平)宛(平)及宣(化)涿(鹿)怀(来)三个联合县政府,大部分区、村建立了农、青、妇抗日救国组织和游击队、自卫队等地方武装,使平西抗日根据地初具规模。

1938年9月,日军乘我平西主力部队挺进冀东之际,对平西抗日根据地进行了大规模“扫荡”,平西抗日党政干部有的转移,有的转入地下,抗日政权和群众组织遭到很大破坏,日伪在根据地中心地区斋堂建立了维持会,原被争取的联庄、伙会有的又重新投靠了日伪军。10月,邓宋支队(四纵队)回到三坡地区,对汉奸武装和土匪武装给予沉重打击,经过艰苦斗争,平西党政工作得到恢复。为巩固平西抗日根据地,坚持冀东和开辟平北的游击战争,创建冀热察根据地,1939年1月,在三坡地区建立冀热察区党委和挺进军以及军政委员会,区党委由马辉之、姚依林、萧克、吴德等组成;挺进军由萧克任书记,委员有马辉之、邓华、宋时轮、武晋南等,平西专员公署受晋察冀边区领导,区党委和挺进军负责领导冀东、平西、平北三个地区的党、政、军工作。挺进军由萧克任司令员。1944年7月28日,冀察军区成立,军区司令员郭天民,军分区司令员萧文玖,军区驻涞水李各庄村。冀热察区党委在三坡建立后,平西专员公署也迁入三坡区峨峪村,房涞涿县委、抗日民主政府从马水口迁入紫石口村,从此涞水山区成为平西抗日根据地的军事、政治中心。

紫石口事变

抗日战争爆发后,三坡地区的杨成衡、董凤海等人,以保护地方为名,组织起一支几十人的“民团”把持三坡。抗日民主政权建立后,贯彻党的统一战线政策,争取各种力量参加抗日。董凤海的“民团”迫于形势,接受改编,成为房涞涿县游击大队,不久改为平西抗日游击队第三支队第二大队。董凤海、隗有甫分别任正副大队长,董的结拜兄弟孙增荣担任中队长,县工委书记那恕兼任游击队政委。那恕年仅23岁,有文化、有魄力,为人热情,很能联系群众。在他的团结教育下,新收编过来的大部分战士很快提高了觉悟,都表示愿意跟着中国共产党抗日到底。但是,董凤海等人虽然表面上投奔了革命队伍,思想上仍然坚持反动立场,妄图有朝一日重新把持地方势力,称霸三坡。于是,董凤海阴谋策划推翻革命政权,消灭或赶走革命干部,首先将目标对准那恕。1938年6月5日(农历五月初八),游击队奉命去涿鹿县执行任务。队伍行至中途,在北龙门村吃午饭。尔后,董凤海、隗有甫、孙增荣等按预谋好的计划,缴了3名他们认为有可能会妨碍他们实行罪恶计划的游击队员的枪支,并绑架起来,然后率队伍返回,分三路包围紫石口村。孙增荣带一个中队进村围攻县政府机关,进村便遇上那政委。那政委正要向孙询问,村外响起枪声,那政委说了声:“跟我走!”便向打枪的方向跑去。孙增荣紧跟在那政委身后,刚跑到村中心,孙即从背后向那恕开枪,那恕当场牺牲。叛乱分子立即冲进县政府机关,县长佟旭野虽已转移到村外,但仍未能逃过叛乱匪徒的魔爪。叛乱得逞之后,董凤海等把队伍拉到桑园涧村。区长杨成衡随之叛变,与一伙拼凑的人马,重新霸占三坡地区,并活动于房山、宛平一带山区。

罗古台事件

1938年秋,晋察冀独立师政治工作团扩军工作进展顺利,涿鹿、蔚县应征的百余名青年集中在罗古台村。工作团为了欢迎和慰问新兵,扩大政治影响,决定召开一次群众大会。正在房山县一带山沟流窜的董凤海土匪武装得知消息,即于会期前一天潜入三坡境内,第二天(9月2日)拂晓窜入大泽村,偷袭了驻该村工作团警卫排,然后扑向罗古台村。由于工作团大部分是政工人员,战斗力较弱,在突围战斗中4人牺牲,工作团团长吴光起被俘。匪徒们抢去为大会准备的粮食和物资后逃窜。

紫石口事变和罗古台事件严重影响了平西地区的抗日工作。1938年11月,挺进冀东的邓宋支队回师平西,迅速消灭了董凤海一伙武装匪徒,三坡地区党的基层组织和政权组织迅速恢复。政府对紫石口事变和罗古台事件进行了调查,对隐藏幕后参与两个事件密谋策划的反动分子进行了公开揭露和镇压。那恕遗体埋葬在紫石口村,新中国成立后移入石家庄华北烈士陵园。

日军火烧三坡

1940年9月27日晨,日本侵略军出动上万名兵力,从涿鹿、房山、宛平、紫荆关,分四路进犯三坡。晋察冀挺进军七团、九团和一个独立旅,开赴三坡东北部的制高点奴才岭,抗击从房山、宛平方向进犯的日军。经过约两小时的激烈战斗,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八路军撤退,日军很快扑向三坡各个村庄。上午10时,三坡境内的32个村庄,除北龙门、南庄、岭南台3个村以外,其他各村几乎在同一时间内都燃起了大火。日军占据了四周高地,狂呼乱叫,枪声不断,数架飞机在空中盘旋扫射。顿时,三坡境内硝烟弥漫,95﹪以上的民房被烧毁。粮食、财物、牲畜除被抢走的以外,全部付之一炬,未及时撤出的村民被炸死、炸伤或被日军枪杀的不计其数。

日军“圈人”暴行

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伪华北经济总署督办汪是璟,发布日本内阁机密文件《华北境内重要产业所要劳工确保对策实施要领》,指示侵华日军一手操纵的伪华北劳工协会和各地日伪政权采取抓捕手段“招劳工”。被抓去的劳工,分别押送到东北、蒙古和日本国本土煤矿、车站、码头去做苦力。涞水人称日军抓捕劳工的手段叫“圈人”。1941年9~11月间,日军从白涧抓捕劳工6036人,致死900人,其中死在半路的205人,死在东北的326人,被摧残病死276人,炸死84人,被杀9人。“圈人”过程中,毁民房2436间(其中炸毁42间,烧毁2394间)。抢走各种牲畜6803头,烧毁粮食37万斤,糟蹋庄稼4970亩,抢走干鲜果品41.42万斤,毁掉家具5550件,其他物品5410件,在“圈人”抓捕劳工期间,日军采取严刑拷打,烧毁房屋,抢劫粮食、牲畜、财物、奸淫妇女、枪杀老幼等灭绝人性的手段,种种暴行,罄竹难书。

鸡蛋坨阻击战

1942年冬,日军集中兵力分三路向八路军晋察冀七团团部驻地曹霸岗围攻。12月29日,日军一部约1000人,由马各庄向曹霸岗扑来,当时七团主力大部分在外线作战,团部留守只有二连和特务连,情况十分严重。团首长立即命驻紫石口的二连,占领单翅岭前的一道山梁松树岭,阻击敌人,掩护团机关和群众转移,二连一排副排长李连山带领八班占领松树岭前的一个突出山头鸡蛋坨。鸡蛋坨东西两侧是高20余丈的悬崖峭壁,西北是陡坡。上午8时许,日军在猛烈火力的掩护下,向松树岭发起冲击,二连在团部两挺机枪的支援下,打退敌人数次冲锋,战至中午,敌伤亡惨重。敌见正面攻击不成,就以主力从松树岭侧翼迂回进攻曹霸岗。此时,团部和群众已安全转移,敌人扑了空,于是又掉头从背后迂回包抄二连阵地。八班剩余的4名战士刘荣奎、宋聚奎、邢满贵、王文兴在李连山指挥下,顽强抗击南北夹击的敌人,一直战斗到下午4时,子弹、手榴弹全部打光。敌人叫着“抓活的!”蜂拥而上。在无弹药、无刺刀、无石块,面临被俘的紧要关头,共产党员李连山高声喊:“砸断枪,跳崖!”5位勇士跳下了20余丈高的悬崖。掩藏在对面山洞里的老乡,目睹了这一情景。冲上山头的日军,被五壮士崇高的民族气节和视死如归的精神所震慑,立即下山连夜撤出了平西根据地。第二天,部队和乡亲们在悬崖下找到五壮士的遗体,怀着无比悲痛和崇敬的心情,将五壮士安葬在松树岭下。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副司令员萧克颁发通令,号召全体指战员向勇士们学习。

庄疃战役

1947年冬,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决战阶段。华北战场上,已进行了清风店战役,解放了石家庄。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为加强平津地区的防守,调动4个军的兵力企图控制平、津、保三角地区。此时,解放军开始破击平汉铁路北段和平绥铁路东段。国民党4个军的主力被解放军牵着鼻子频繁调动,始终处于被动。当国民党部队主力南援保定之后,解放军决定乘机歼灭进入涞水的国民党部队,并引诱其一部回援,歼灭于涞水附近。据此,解放军以第三纵队主攻涞水,第二纵队部署在涞水、定兴之间;第一纵队在涞水城北阻击增援之敌。11月11日,解放军第三纵队开始发起攻击,至12日凌晨占领了涞水城关和外围蚂蚱庙据点,预定当晚攻城。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急令第三十五军军长鲁英麟,新三十二师和一○一师两个团,由保定北援。拂晓,两个团进到吴村、高洛,鲁英麟率军部和两个营进入北义安、温辛庄。号称傅作义“虎头军”的新三十二师,乘大雾弥漫向庄疃解放军发起猛攻。至此,调动并歼灭增援之敌的战机已经成熟。于是,第三纵队率先围歼进至庄疃的国民党军队。

庄疃村紧靠拒马河西岸,对岸是北义安,西北3公里是涞水县城。解放军紧紧包围了进入庄疃的国民党新三十二师。12日23时半发起攻击。13日1时整,总攻开始,战局时有进展,但代价很大,于是改用重火器猛攻。部队在炮火的掩护下,很快突击到庄疃村内,双方展开了街巷、院落、房屋争夺战,国民党军被分割成两段。激战到9时30分,解放军二十三团和二十五团直插村东街敌人的师部和炮兵阵地,战士们猛攻猛打,国民党军乱成一团,四处逃窜。师长李铭鼎被解放军炮火击毙。在硝烟弥漫中,庄疃村到处是“缴枪不杀”的呼喊声,国民党军闻风丧胆,纷纷放下武器。到11时半,战斗结束。国民党新三十二师除两个营留在北义安以外,其余7000余人全部被歼灭。在庄疃战斗的同时,解放军第一纵队密切配合,向盘踞在温辛庄、北义安的国民党军发起猛攻,击毙参谋长田世举,俘虏校级军官以下430余人,缴获满载弹药的汽车80余辆,大炮多门,国民党第三十五军军长鲁英麟自杀,三十五军主力被歼灭。

门墩子山战役

涞水、易县间的门墩子山是通往易县、涞源的门户。国民党军队为进攻晋察冀解放区腹地,派遣美式装备的九十四军一二一师(师长朱敬民),于1947年11月21日,自涞水沿易涞公路由东向西进犯。解放军主力第三纵队和独四旅一部分,占据门墩子山1627高地,分兵包围据守南桥头、樊家台、冀家沟、北秋兰等村的国民党军队。而国民党守军则以三六一团为第一梯队,以猛烈炮火进攻门墩子山。战斗从当日上午开始,至次日凌晨,共歼国民党军2600余人,其中俘虏2000余人。缴获美式武器火炮20门、轻重机枪79挺、各种长短枪1600余支,及大批军用物资。国民党军队进犯易县失败后,于11月25日又调集五十三军一一六师、一三○师和九十四军第五师,分两路从涞水向门墩子山、易县进攻,据守南北桥头、樊家台、东西垒子和二十里铺等村。解放军第一、二、四纵队部署战斗后,开始向据守各村的国民党军进攻,经三昼夜村落战、巷战、白刃战,共毙伤国民党军15000人,俘虏300余人,击毁坦克两辆,缴获大批武器弹药。

(编辑:admin)
  •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联系我们
保定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地址:保定市竞秀区园南街136号
电话:0312-5908550
E-mail:bddfz0312@163.com
传真:0312-5908550
邮编:07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