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市情概览 > 政治 > 正文

容城县—历史风云

更新时间:2012-09-19 16:19:00点击次数:387次

易京之战

东汉建安二年(197),公孙瓒杀幽州牧刘虞,虞部将及袁绍部合战公孙瓒,瓒军数败,依童谣“燕南垂,赵北际,中央不合大如砺,惟有此间可避世”,于是退至易京(故址位于今容城昝村)固守,筑围堑10重,于堑内筑京城,高五六丈,又在上面建楼;中堑为京楼,高10丈,瓒自居其中,积谷300万斛。公孙瓒说:“昔谓天下事可指麾而定,今日视之,非我所决,不如休兵,力田畜谷。兵法云‘百楼不攻’,今吾楼橹千重,食尽此谷,足知天下之事矣。”想据此城抵抗袁绍势力。袁绍调兵遣将攻击,连年不能拔。建安四年(199),袁绍率军围攻,公孙瓒遣子求救于黑山军,又欲自带突骑突围西去,拥黑山之众,断袁绍后路。长史关靖对公孙瓒说:“今将军将士皆已土崩瓦解,其所以能相守者,皆因顾恋其所居老小,以将军为主耳。将军坚守旷日,袁绍当自退,四方之众必又合攻,若将军舍此而去,军无镇主,易京之危立时可至,将军失本,孤奔四野,何事能成?”公孙瓒遂坚守不出,而外邀援兵,等援军到来,相约举火为号,内外夹击袁绍军。不料邀援军书信被袁军截获,袁军在城外放火诱敌,公孙瓒误认为援军已到,遂自领兵出战,伏兵四起,军马损失大半,退守城中,袁军已掘地道直入公孙瓒京楼下,放起火来,地陷楼焚,公孙瓒走投无路,先杀妻子,然后自杀,全家都被烈火焚烧。袁绍收公孙瓒败军,势力大增。易京城在魏晋时仍为军事重地。东晋十六国时,后赵石虎伐蓟城归,经过此城,见城高峻坚固,怕为人所用,发军卒2万将城平毁。

灾民暴动

刘二黑,容城北城村人,生于清同治年间,善与人交往,好打抱不平,与王果庄村朱国定等为友。光绪初年,乡里迭遭荒旱,百姓饥馑。光绪九年(1883)夏末,亢旱之后,大雨连绵,山洪暴发,洪水过处田间颗粒无收。对此官府视而不见,粮价暴涨,无数青年逃荒关外,老弱妇孺奄奄待毙。面对百姓惨状,刘、朱与朱羊尔、蔚成等决计联络大众,砸抢官仓,以救灾民于水火之中。光绪十年(1884)四月二十六日,逢容城大集,刘二黑等发动四乡骨干,随赶集人群集结于城内粮食市,准备起事。待人多之时,刘二黑登上高处,一声呐喊,大众云集,他历数连年灾害,粮价暴涨,官府不仅见死不救,反而增收杂税,官盐盘剥,为今之计,只有砸开官仓,放粮于民。话音一落,众口赞成。刘二黑大喊一声:“不怕死的跟我来!”霎时人流如潮,直冲官仓,抢了官仓粮食。接着刘二黑又率众骨干,冲击了官盐店、旗产处,最后冲进县衙,要与知县论理,知县早已闻风而逃。事后,官府开始抓捕为首者,刘二黑与朱羊尔、蔚成逃往东北。

砸官产局斗争

1932年1月23日,是容城县城集日,中共容城县委发动并组织农民群众5000余人,从四面八方涌到县城,中午,在副总指挥李文治的带领下,愤怒的群众捣毁了积怨已久的官产局,怒打局长王国璋,并烧毁了文契、卷宗和地户花名册等。从此官产局不复存在。这次斗争打击了国民党官僚、地主的嚣张气焰,群众人心大快。

北后台战斗

1940年12月17日,冀中十军分区三十二团及随行的平西视察团共500余人,从平汉路西回路东整顿回防,当夜行至定兴县马房村。第二天黄昏,一营转至容城县北后台村,团部与其他营连分驻在定兴县佟村一带,由于部队长期辗转作战,干部战士相当疲劳,即在此地暂时休整。日军得知消息,纠集了驻周围各县的日伪军3000多人,于12月21日拂晓,分九路向三十二团驻地合围,日伪军采用声东击西手段,先在拒马河东用炮轰击,逐渐向北后台包围。三十二团少数干部与剧团非战斗勤务人员等,由沟市转至后台,其余则由团长江中、政委明枫率领冲向东南。一营组织突围,但因敌我众寡,数次冲锋均未能冲出。为了掩护中共冀热察区党委书记马辉之等领导,抗日健儿与数倍于我的日伪军在北后台村西殊死拼杀了一天,毙伤日伪军250余人。我八路军除马辉之等100余人突围外,冀热察平西办事处武委会主任王治良、冀热察区党委交通大队长郝立本、参谋长朱湘海、一营营长贺正宝、营副教导员杨爱贤、一营四连连长李林、卫生队阎新华等497名指战员壮烈牺牲。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