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市情概览 > 政治 > 正文

曲阳县—历史风云

更新时间:2012-09-18 15:52:00点击次数:355次

唐军与安史叛军嘉山之战:

唐天宝十四年(755)冬,安禄山、史思明起兵范阳(今北京),发动叛乱,率兵15万,号称20万南下,史思明率军攻占河北诸郡。天宝十五年(755)春天,郭子仪、李光弼在九门城(今河北藁城境内)南大败史思明后,将史思明包围于博陵(今定州),唐军攻城多日不下,遂于五月撤围还常山(今河北正定),史思明率军尾追,双方且战且走,3天才到达行唐,史思明军疲惫,只好后退。郭子仪乘机反击,击败史思明。安禄山得知河北兵败,增兵救史思明。史思明收集失散士卒,与援军合兵5万余人。郭子仪、李光弼进至恒阳(今曲阳),史思明率军追至。郭子仪下令深沟高垒,不与叛军接战,而是采取疲劳战术,白天固守,晚上则派小股部队偷袭叛军大营,搞得叛军精疲力竭,人困马乏。五月二十九日,郭子仪、李光弼率大军出城,与史思明大战于嘉山。唐军获得全胜,斩杀叛军4万多人,俘获千余人,缴获战马5000匹。史思明在溃退中跌下马来,拖着断枪逃回大营,随即逃往博陵。李光弼率军乘胜包围博陵。嘉山一役,唐军声势大振,河北10余郡都杀叛军守将归唐。六月,正在郭子仪准备乘胜北图范阳之时,却闻报潼关失守,唐玄宗西逃。郭子仪、李光弼撤军南下,河北复为安、史叛军占领。

首次攻克曲阳城:

1937年10月,刚到达曲阳县党城不久的八路军一一五师骑兵营,根据总部“务必先克曲阳,消灭曲阳兵站”的指示精神,认真侦察,掌握敌情,于18日清晨,出敌不意,攻克曲阳城,捣毁“维持会”,缴获日军军用品、饼干罐头6000多箱。后发动上千名群众,将战利品运往阜平,其中一部分转运到八路军总部和延安,受到罗荣桓的赞扬。毛泽东获悉攻克曲阳城消息以后,在10月25日同美国记者贝特兰谈话时告知:“近日我军攻克曲阳、唐县。”

破袭平汉路:

1938年2月初,晋察冀军区命令各部队分别在平汉、正太、同蒲铁路沿线活动,破坏敌占区的电信、桥梁、铁路等交通设施,以阻止日军南下。9日黄昏,晋察冀军区三分区十一大队一、二营分别从驻地晓林、西诸侯出发,同县游击大队奔袭新乐站、新乐县城和沙河铁路大桥;三营从勺堤村出发,用一个连掩护群众破路、割电线,余部奔袭定县车站和定县县城。各营夜12点左右与敌接触,激战数小时,于10日清晨3~5点先后完成任务,结束战斗。一夜间,共击毙日军100余名,缴获枪支60余支,炸毁铁路机车、汽车各1辆,破坏铁路10多公里,收割电线750公斤,摧毁新乐、定县一带部分伪组织。

夜袭党城据点:

1939年3月1日晚,晋察冀军区独立四团派一个侦察排向日军党城据点出击,一个营跟随。侦察排在风声和夜幕的掩护下,摸到村子里,结果了敌人两名哨兵的性命。又摸到敌人住处,发现敌人正睡大觉,毫无戒备,立即派人给后面的部队送信。不一会儿,一营战士悄悄进了村,摸到敌人队部。一名排长把10个手榴弹捆在一起,爬到敌人指挥部房顶上掏窟窿。屋里的敌人发觉后,疯狂地向外打枪,房上那名排长奋不顾身,几下就把房顶砸透,将手榴弹塞进屋里,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敌人的指挥部被炸毁,那名排长也壮烈牺牲。顿时,村里枪声大作,独立四团分兵堵住敌人房门扫射。敌人失去指挥,到处乱跑,据点上的探照灯扫来扫去。侦察排立即分成3个小组,一组炸发电机,一组割电线,一组打探照灯。敌人以为被大部队包围,丢下大批武器装备,仓皇向曲阳城逃去。

贯彻落实“青山会议”精神:

1939年11月,中共中央北方分局在曲阳县北部的青山村召开组织工作会议(简称“青山会议”),贯彻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巩固党的决定》的精神。会议确定了晋察冀边区党的组织工作总方针,党的发展一般停止,集中力量从事党的组织整顿与巩固工作,同时加紧克服党组织发展中的不平衡现象。之后,县委在岗北瓷窑举办各村支部书记训练班,由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王延春主持,100多人出席,历时半个月。主要内容为贯彻北方分局青山会议精神、国际形势、统战政策及共产主义ABC等。1940年1月,县委根据中共中央发出的《关于巩固党的决定》和北方分局青山会议精神,提出全县巩固党的几项措施:一般停止发展党员,分批分期整顿党支部;对全体党员进行一次系统的学习和训练;注意发展青年妇女和革命知识分子入党。

修建荣臻渠:

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里,为了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开展生产自救,坚持抗战,实施“依靠群众、民办公助、就地取材、自力更生”的开渠方针,由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亲自指挥修建,1941年动工,1946年修成。曲阳县人民为了表达对聂司令员的崇敬和爱戴之情,起初命名为“荣臻渠”,后根据聂荣臻的意见,改为“抗战渠”。该渠是引沙河水注入,渠首在曲阳县晓林乡仰韶文化遗址钓鱼台处,渠道全长20公里,灌溉面积7万多亩。为提高曲阳县的粮食产量,改善人民生活发挥了巨大作用。渠首建一桥闸,闸上方嵌汉白玉石刻横匾一方,上书“荣臻渠”,并书有“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建”字样,为当时晋察冀边区政府主席宋劭文题字。可惜此题字曾被破坏,后又请宋劭文重新题写,照原样镌刻复制而成。

野北惨案:

野北村是曲阳县通往阜平县的交通要道,日军为控制要道,进攻边区,1941年在野北村修筑了炮楼,杀人放火,掠夺财物,强奸妇女,无恶不作。野北人民在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下,破坏公路,割断电线,袭击炮楼,搞得敌人整天提心吊胆。1941年8月6日清晨,盘踞在灵山的日伪军出动100多人,突然包围了野北村,把来不及逃离的干部、群众威逼到野北村的3个院子里。日军头目抽出战刀狂喊了几句,日伪军立即放火烧房子,机枪吐着火舌向人群扫射。日伪军用机枪、步枪和刺刀残杀无辜群众,我干部群众毫不畏惧,勇敢地与敌人格斗。杀人不眨眼的日本侵略军一连摔死了9个小孩,还有4个怀孕的妇女被刺刀挑开了肚子,惨死在敌人的屠刀下。灭绝人性的日本侵略军用机枪扫射后,院子里的人大部分中弹而死,少数人受重伤倒在血泊里。日伪军整整屠杀了半天,直到3个院子里的人被刀刺、枪杀全部惨死后,敌人才返回灵山据点。这次惨案,日伪军共杀害我干部群众164人,其中摔死9岁以下的儿童、婴幼儿9名,杀绝12户,杀害共产党员及其家属23名;烧房107间,抢走牲畜9头。这是侵华日军欠下中国人民的又一笔血债。

沟里惨案:

1941年9月22日拂晓,盘踞在行唐县苇园村、曲阳县黄台村的日伪军500余名,突然将沟里村包围。日军以开会为名,把全村120多名村民逼到大街北头西侧的阎老进家中,又逼进屋里将门锁住,点着院内的干柴和房屋。用种种手段残杀我平民。日军先后把50多人扔到井里,又扔进许多石头和燃烧着的木柴,并向井内开枪,仍手榴弹,最后又用棉被盖住井口。人们见硬冲不行,西屋的青年刘二成将窗口砸开,带领10余名青年转移到北屋。一日军端着刺刀走向北屋,刘二成双手夺过其手中的枪支,搬起屋内的铁砧子把其打倒,又举起瓦罐将其砸死。门外的日伪军把房顶凿透,向屋里开枪、扔手榴弹,以为屋里的人都被炸死,才从房顶上下来撤走。屋内30多名幸存者立即抢救井内的同胞,有11人死而复生。在4个小时的腥风血雨中,日伪军共杀害沟里村干部、群众83人,抓走4人,杀绝4户,烧房240间。

解放曲阳城: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后,驻曲阳县日军宣布放假3天,纪律溃散,并开始焚烧文件。晋察冀三分区代表马振宗和县抗日民主政府代表韩道德到灵山据点敦促日军就地投降,日军以没接到投降命令为由拖延时间。8月28日,灵山据点之敌逃至曲阳城。县游击大队及各区小队当日将曲阳城包围。9月2日,八路军代表石文同与日军代表中队长株田谈判受降事宜。株田提出让八路军放出20名日军官兵到定县请示上司,并将防线后撤,八路军应允。3日清晨,日军有百余人、伪军及家眷趁八路军后撤放人之机,全部仓皇出城,东逃定县。曲阳城宣告解放。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