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市情概览 > 政治 > 正文

清苑县—历史风云

更新时间:2013-02-25 15:32:00点击次数:283次

白团、魏村会战    五代晋天福元年 (936 ), 石敬瑭为借助外力当皇帝, 割燕云十六州贿契丹。但契丹并不满足已得领土, 仍不断南侵。泰州 ( 保定)为晋国北边重镇, 屡遭侵犯。开运元年(944)正月 , 契丹军陷泰州。三月, 晋将马全节克复泰州。十二月, 契丹军大举南下, 泰州复失。并占领河北大部和河南部分地区。二月二十六日, 马全节等诸将次第北上。二年(945)正月二十八日 , 晋出帝北上亲征。辽军 ( 是年二月改契丹为辽国 ) 在各地军民的打击下, 乃北归。三月九日, 杜重威等诸军集于定州, 十四日北攻。辽泰州刺史晋延谦举城降。十八日取满城 , 获辽酋长没剌及兵卒2000 人, 并克遂城。辽主闻晋军取泰州, 率八万余骑南下。杜重威等闻讯恐惧, 二十日退守泰州。二十二日辽师进迫泰州。二十三日, 晋军南退,辽军追至阳城, 晋军反击, 向北追逐十余里, 辽军越白沟退去。二十六日, 晋军结队南行,辽骑突至,从四面围攻晋军, 晋军奋力抵抗, 且战且退, 人马饥乏。二十七日, 晋军退至白团、魏村, 埋鹿角为行寨以御敌。辽军围之数重, 并以骑兵出击, 断晋军粮道。 是日, 东北风大起, 破屋树折, 营中掘井才得水。土井又崩, 人马俱渴。至晨, 风益大。辽主坐大奚车 ( 奚人所造之车, 利于山中行 ), 令其部下:“晋军止此耳, 当尽擒之, 然后取大梁。”并命铁鹞 ( 辽铁甲精骑)下马, 拔鹿角以短兵进击, 又令顺风纵火扬尘, 以助风势。晋将士皆奋怒, 请出战。杜重威曰:“俟风稍缓, 徐观可否 ?”李守贞曰:“彼众我寡, 风沙之内莫测多少, 惟力斗者胜, 此风乃助我也, 若俟风止, 吾属无类矣。”请重威守寨, 自将中军决死击敌。马军左厢都排阵使李彦泽召诸将问计, 皆以为敌得风势, 宜俟风停再战。独马军右厢副排阵使乐元福以军中饥渴已甚, 若俟风停 , 必为敌掳, 敌谓我不能逆风以战, 应出敌不意, 攻其不备。马步左右厢都排阵使符彦卿亦为与其束手就擒莫若以身殉国。乃与彦泽、元福及左厢都排阵使皇甫遇等, 引精骑出西门击敌, 诸将继至, 辽军退却数百步。彦卿等谓守贞曰:“且泄队往来乎? 直前奋击以胜为度乎?”守贞曰:“事势如此, 怎能回马, 宜长驱取胜。”彦卿等跃马而进。时风势益大, 昏晦如夜, 彦卿等拥众万余骑, 横击辽军, 呼声震天动地, 辽军大败而走, 势如山崩, 李守贞亦令步卒尽拔鹿角出战, 步骑并进, 逐北 20 余里。辽军铁鹞既下马, 仓惶中不能复上, 皆弃乘马、铠杖而退。辽散卒至阳城东南水上, 稍复部阵。杜重威曰:“贼已破胆, 不宜更令成行。”遣精骑向辽军猛击, 辽军渡河败走, 辽主乘奚车走10 余里, 追兵已迫近, 急忙骑上一匹骆驼逃走。诸将请急追敌, 杜重威曰:“逢贼幸不死, 更索衣囊耶 ?”李守贞曰:“两日来人马俱渴, 今得水饮之, 皆足踵难行, 不若全军而还。”乃还军定州。辽军败后, 退至幽州。晋出帝于四月十九日还大梁。泰州治所移驻满城。

宋辽战争   北宋王朝继承五代周之疆域,以白沟、易水与辽为界,保州成了北边军事重镇,呼延赞、李继宣、杨延昭、杨嗣等名将曾先后任保州知州,镇守边关。宋太宗平定北汉后,率师伐辽、太平兴国四年(979)六月十三日,自镇州(正定)北进,十九日至金台顿(今保定)募百人为向导。二十三日至幽州(今北京),七月六日,高梁河之役,宋军战败南逃。七日,太宗至金台顿,恐辽军乘势南侵,绘阵图授将,令诸将如图会兵设伏夹攻辽军,即可大捷。太宗在金台顿驻跸半月余,二十八日还北京。雍熙三年(989),辽在瓦桥关胜后,于十一月二十八日向宋发动进攻,先后侵占祁州、河间、深州等地,双方战死数万人。咸平二年(999)宋将傅潜率步骑兵8000余屯于定州,遣先锋田绍斌、石普增援保州,普暗与知州杨嗣出兵击敌,为辽军所困,渡严凉河(今保定新市区廉良村一带),颇丧士卒,及夜未还,绍斌领众增援,合军反击,斩辽军千余,获马500匹。辽军避实击虚,越保州疾驰南下。咸平五年(1002)四月十一日,辽军南侵定州,定州路驻泊兵马行营都部署王超,命副都部署王继忠率1500人御敌,转战于望都、满城、清苑之间。继忠连日征战,又与辽南路宰相那津诺兖战于康村,自午至夜、敌势稍却。翌晨复战,为左右翼御之。辽军悉众攻东翼,直出继忠背后,断其来道,继忠率麾下禁兵驰去,被围,激战中士卒皆拼死搏杀,突出重围,且战且退,日傍西山,退至白城,人困马乏,力不能支,继忠被俘。景德元年(1004年)闰九月八日,辽主与太后率大军南侵,进至北平寨(今完县),被田敏所拒不得进,东趋保州,遭杨延昭所阻,攻城不克,后会兵望都,欲攻定州。王超等军列阵于唐河沿线,辽军避实就虚,自清苑境突破唐河防线,师众进驻阳城淀。辽军号称20万,分三路南下,直驱贝、冀、天雄等州军。宋真宗闻讯,命河北之威虏,保州、北平寨部署及山西岢岚军等速入敌境腹背夹击辽军。保州张凝、杨延昭,北平寨田敏,皆率军进抵易州之古城(燕下都),掳辽人畜铠杖数万计。辽师至澶渊,被阻战败,与宋缔结“澶渊之盟”,宋辽战争宣告结束。

李自成起义军破保定城  明崇祯十七年(1644),李自成率义军破太原后,兵分两路取北京,李自成率一路由晋北出居庸关入京,刘方亮等率一路出娘子关北上。刘部入冀后,饥民响应,义军长驱北上,所过州县不战即降,二月下旬,义军前哨至保定城,往城上投劝降书,知府通知邵宗元、吏部光禄寺卿张罗彦等倍加戒严,并堵水门,以示决战。随后,义军大队抵保定城,昼夜攻城,月余未下,刘方亮取河间后,拟北上京师,闻保定未下,乃挥师西进,共同破城。起义军屡次劝降无效,于是奋力攻城。三月二十一日,攻守战正炽,李自成命降将李建泰从京师星夜兼程,赶赴保定城作为内应,赚取府城,建泰率军入城,义军尾随到城下,欲掘西南穴入,城上以火器、砖瓦乱投,掘城者不得近,又聚众爬城,城上投以滚木礌石,义军稍退。二十三日,义军转攻北城,李建泰阻止守军放炮轰击义军,义军仍不能登城。二十四日,义军架炮于土阜上,炮矢齐发,猛攻西北城,义军以数千人攻城,守军倾力以炮火矢石并下,义军伤亡惨重。刘方亮杀怯阵数将,复猛攻,李建泰等人密遣人约定献城事宜。10时左右,南北城楼起火,南城王登州投降,义军蜂涌而上,随建泰城内内应,驰马挥刀,左右冲突,赶杀官军、乡勇。城内大乱,守军首尾不得相顾。随后,西城、北城失守,义军潮水般涌入,混杀一团,尸骨满街,保定城被义军攻破。

义和团攻打东闾教堂  光绪二十六年(1900)五月,义和团运动在保定和清苑一带日趋活跃。保定城南各村教民纷纷逃进东闾,他们在东闾筑围墙,垒碉堡,在八国联军的支持下,以洋枪洋炮对付义和团。教徒多达4000人,在神甫张芳济、王保罗的指挥下,教民运来了洋枪、洋泡,购制了大批火枪、土炮,并储备了足够的粮草。6月中旬,义和团在首领张玉瑢的领导下,集结全县团民,把东闾层层包围。在义和团围攻东闾的3个多月中,张玉瑢组织指挥40多次进攻,死伤团民近2000人,仍未攻下,最后失败。

城垣保卫战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大举进犯华北,利用4个步兵师团,2个炮兵旅,1个坦克大队和2个空军中队进逼保定城。9月16日,日军数十架飞机,对保定城西及周围守军阵地狂轰滥炸,炸塌西门以北一段城墙。炸死炸伤无辜群众100余人,炸毁房屋200多间。火车站站房、月台、车皮等被严重毁坏,站房防空洞被炸后,车站工作人员、护路军警、侯车难民等进入防空洞避难者200余人被窒息而死。17日清晨6时,日军飞机13架,连续轰炸3次,每次投弹30~50枚,轰炸一直持续到21日、22日日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满城、漕河守军阵地发起猛攻。守军第五十二军军长关麟征原设在城西富昌村的指挥部,于夜间11时移入城内,但城内居民已大部逃出,通讯联络基本中断,关麟征遂将指挥部移至城东南5公里清苑县连庄村。23日清晨,满城高地和漕河防线被突破,日军第二十师团前锋部队进抵方顺桥附近,第十四师团进入保定城西南地区,10时许,日军第六师团到达保定城下,与守军越寿山部队激战后,从东、北、西三面攻城,五十二军第二师师长郑洞国等部利用城墙为工事,与敌展开激战,日军用重炮猛轰城上  工事,出动飞机30余架次,到处投弹。俯冲扫射,西门、北门一带战斗激烈,城墙多处倾倒,守军冒着枪林弹雨抢修城防工事,敌人在炮火掩护下,从被炸毁的城墙缺口冲上城墙,与守军展开肉搏战,被守军杀退。激战一日,日军未能越城垣一步,入夜后,日军仍以炮火轰击城内,守军伤亡甚重,24日拂晓,日军发动全面进攻,多架敌机反复俯冲轰炸,城内硝烟弥漫,多处起火,接着日军几十门大炮猛烈轰击城垣工事达1小时之久,上午8时许,日军第六师团第十一旅团从城西北角被炮轰开的突击道进行猛攻,11点40分占领城墙一角,随后攻破西门,接着北门失守,日军冲进城内,守城官兵且战且退,由南门退出,日军占领全城,屠杀城关群众两千余人,当时《大公报》记者报道:保定城垣保卫战,抗战激烈,牺牲悲壮。

改造四十八庄联会  1938年,在清苑县唐河以北,清水河以南曾成立一支数千人的地主武装,称四十八庄联会。这支武装既远避日本,又不和抗日武装接触,实行中立政策,自成一体。民团首领张荫梧多次拉拢,日本人也曾两次到西王庄找民团首领王老亭,但联庄会都没接受。为把这股地主武装争取过来,人民自卫军团长于权绅首先通过张登医生刘雨田和张登民团取得了联系,并和政治部主任杨经国亲自到张登,直接与刘全章等民团领导人会谈,详细讲解共产党抗日救国的主张。经过反复的耐心说服和争取,民团负责人王文奎逐渐认识到了打日本、救中国的道理,同意接受人民自卫军的改编,编为人民自卫军二团第一营,王文奎任营长。之后,联庄会又在西王庄召开会议,会后不久,就成立了冀中人民自卫军独立支队,支队长是张登爱国人士史云卿,支队下辖两个大队,第一大队长是王老亭,第二大队长是王文奎。1938年六月,联庄会在人民自卫军的护卫下,进一步整编,独立支队一大队编为冀中区警卫营,王老亭任营长。独立支队二大队改编为冀中二分区警卫营,刘全章任营长。归冀中军区直接领导,从此,四十八庄联会的全部武装都被争取过来,走向抗日战场。

薛庄战斗  1939年秋,日本增加驻农村据点的兵力,不断对解放区进行“蚕食”、“扫荡”。驻张登日军腾本部队,纠集邻县几个据点的兵力,采取“分进合击”战术,对抗日队伍进行围剿。10月26日,清苑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刘寿彭带领部分工作人员和县大队及一六区小队250余人一起活动,为摆脱敌人,跳出包围圈,县大队转移到蠡县宋庄,后又回到北王力、顾家营,碾转奔波,避敌主力,但敌人一直紧追不舍。29日,县大队决定暂时离开县境到望都县薛庄宿营。为迷惑敌人,遂奔定县方向兜了一个圈子,经过4个昼夜的长途跋涉,十分疲惫,当晚回到薛庄。薛庄是望都通往东南各县的交通要道,因考虑薛庄地处唐河北岸,时至冬初,水面已结薄冰,是一条天然屏障。县大队夜间住下,估计敌人不会突至,午夜时分,薛庄联络员薛老彪报告说周围村庄发现可疑迹象,但未引起县大队领导的应有警惕,30日拂晓前,张登、白城、方顺桥等据点和安国、博野、望都等县日伪军600余人,从东、南、北三面向薛庄袭来,村北哨兵首先发现敌人,开枪报警。敌人也加快了进攻节奏。由于对敌人的突袭缺乏应有的思想准备,加之部队居住分散,被敌人炮火分割,县大队失去统一指挥,各中队只好各自为战,一区小队掩护政治工作人员和部分群众向西突围未成。全队受损。二中队向村南突围,遇敌埋伏,伤亡较大,县长刘寿彭在战斗中不幸中弹,为国捐躯。二中队在大队副于焕文的指挥下,占据有利地形奋起抗击,击退了敌人一次次进攻,敌人进村后,他们上房抵抗,敌人占据房顶,他们转入室内反击,子弹打光了,便用砖瓦拼搏。政委王友斌在生死最后关头,高呼口号,带领战士冒弹杀敌,最后弹尽力竭,被俘后枪杀。于焕文带领战士据守一座高房,当战斗只剩下他一个人时,隐于一间被烧塌半边的房内顽强战斗,用手枪毙敌9名。敌人冲进屋时,他用仅剩下的一粒子弹自杀殉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天黑以后,敌人开始挨家挨户搜捕,坚守在各户的战士仍进行顽强搏斗,伺机杀敌,在某家,敌人堵住三中队的两名新战士,强攻不下,妄想诱降。具有高度民族气节的战士,宁死不屈。将最后一颗手榴弹投向敌群。5个日军当场丧命,残暴的敌人在搜抓中对重伤者  进行屠杀,轻伤者捆起来吊在房梁或树上,活活打死或烧死,把被俘的指战员和被抓捕的群众,集中到村东南薛家坟,排枪扫射,堆尸火焚。战斗持续到31日晨,历时一昼夜,共毙伤日伪军200余名,在战斗中,县长刘寿彭,大队副于焕文,政委王友斌及干部、战士150余名壮烈牺牲,敌人杀害无辜群众39名,烧房77间。

敌后武工队在清苑    1942年“五一”反“扫荡”后,冀中主力部队转移到太行山地区,冀中根据地沦为敌占区。为有力打击敌人,粉碎“强化治安”,晋察冀第九军分区决定,成立一支能文能武,能独立作战的敌后武装工作队(简称武工队),深入敌人心脏地区开展斗争。10月,武装工作队在完县贾各庄建立,设2个小队,每小队两个班,共57人。武工队队员都是多面手,既能打仗,又能做群众工作,还会常用日语,懂些日本人的风俗习惯。1943年3月,武工队开赴清苑保定外围活动,驻地四平庄。随后,在白团、林水、赵庄等20余村建立活动点。发动群众,宣传抗日,召开伪军家属会,归劝亲属反正,瓦解敌军。为便于掩护,武工队经常住在伪职较高或有权有势之家,敌人来了,房东主动把敌人应付走。为赢得群众大力支持,武工队为民除害,处决作恶多端,民愤极大的铁杆汉奸。4月,在东闾集上击毙伪军中队长“侯扒皮”,缴获5个伪军的枪支。在大魏村击毙伪警备中队长“张阎王”,收缴长短枪8支,8月中旬,日伪军主力进入太行山区“扫荡”,武工队根据九分区指示,决定攻打乌马庄据点。8名武工队员化装成伪宪兵队,在“内线”带领下,越过敌人封锁线,伪警察恭敬地放下吊桥,请武工队员进入据点,岗警举手敬礼。进院后,伪警长以茶水,香烟招待。武工队小队长用枪逼住伪警长喊道:“不许动”!院内外武工队员齐喊:“别动!”将岗楼内外的武器缴获,把30多名伪警察集中起来,押着走出据点200多米,枪毙了罪大恶极的伪警长,经教育释放了其余伪警,这次战斗,缴步枪31支,自动步枪1支,花眼冲锋枪1支。时隔不久,武工队决定拔掉东石桥据点,东石桥是保定外围重要据点,封锁着通往高阳、任丘、河间、肃宁、沧州、蠡县的交通要道,据点内驻有伪军一个中队,伪警察12人,特务5人,对人民武装在这一带的活动妨碍极大。武工队在第二区小队配合下,由敌工人员带入据点,里应外合,当场击毙罪大恶极的伪警长王和特务杨,除警备队小队长冯六逃脱外,其余89名伪军全部被俘,缴获长短枪70余支,弹药百余箱,并将中心炮楼和所有碉堡,平房放火烧毁。

王力突围战   1940年4月16日,冀中九分区党政机关,分区警卫营和三十三团二营,由博野县城东村转移到清苑县西王力。分区党政机关驻西王力,二营驻北王力。进村不久,部队尚未吃早饭,定县、安国、博野和清苑县日伪军千余人向驻地袭来。战斗打响后,二营五、六连立即进入阵地,用密集火力阻击张登来犯之敌,敌人被阻。分区机关部队乘机从西王力、北王力之间向北突围,安全转移。二营营长涂云山,教导员刘光裕等带领战士,向张登方向猛插,越过唐河与分区机关汇合,完成掩护任务。分区警卫营攻防受阻,损失较重,这次战斗毙伤敌百余名。

伏击“剔决队”   1943年4月,在高阳和任丘搞“强化治安”“战功卓著”的日军小久保,派“剔决队”进驻石桥据点进行围剿示范。为尽快消灭这股犯下滔天罪行的敌人,县大队多次派出侦察员,掌握了敌人的活动规律,决定在林村街进行伏击。苑桥集日前一天夜晚,县大队在村干部的接应下,悄悄进入林村,埋伏在村内南北大街两侧。第二天上午10时,“剔决队”20余人,伪军70多人,从石桥据点出发分两路奔苑桥集市抢掠。“剔决队”进入林村街内,待两名尖兵过后,县大队用机枪突然射击,3名日军当场毙命。瞬间,指战员一齐开火,日军无一活命,伪军不敢增援,躲在远处空放几枪,逃回据点。这次战斗全歼“剔决队”,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雨夜袭击田各庄据点   田各庄据点,是日伪在县内修建较早,规模较大,驻兵较多的据点之一,也是保定至张登公路上的中心据点。1941年,敌人对据点进行了修固和扩建,周围筑起了高大围墙,墙外用深沟和铁丝网作屏障,向北开的大门前,架有吊桥,是据点内外唯一的通道。围墙四角和大门两侧,筑有碉堡、工事,行成交叉火力,敌人一向主认为田各庄据点是“神兵难入”,固若金汤的“保险窗”。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减少县内驻兵,田各庄据点只有伪军一个中队和一个警察所驻守。他们凭借日军的支持和坚固的工事,烧、杀、掠、抢,无恶不作,人民恨之入骨。1943年7月,之光县大队和二区区小队决定利用内线,联合行动,巧取田各庄据点。据点内,公开身份是伪军班长的“内线”魏捷三先在岗哨上安排好可靠的人,为了开门不出声音,在门轴上抹上油,然后把大门拉开,悄悄放下吊桥,迅速跑到炮楼上向隐蔽在外围的部队发出进攻信号,立即出击。县大队长命令王文玉带九班占据门楼制高点,投入战斗。马志谦、宋志义各带几名战士直奔伪军和警察宿舍,敌人正在酣睡,毫无戒备,被堵在被窝里,乖乖投降。县大队总支书记刘政由魏捷三带领,直奔伪军中队部,活捉伪军中队长,枪毙罪大恶极的司务长——哈巴狗。这次战斗共俘虏伪军100多名,缴获步枪百余支,轻机枪一挺,手榴弹数千枚。为防止敌人再次利用据点,放火烧毁了炮楼和平房,在冲天大火的照耀下,战士们押着俘虏,带着缴获的枪支弹药,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据点。一路上大家高高兴兴,边走边谈,用手指着一片火海的据点说:“什么固若金汤,拿下田各庄,只是湿了衣裳,费了一枪……”                                         

夜袭伪治安军司令部   1944冬初,日伪集中故城及铁路沿线的军人,对太行山区根据地进行扫荡。晋察冀军区在正面迎敌的同时,深入敌后,开辟战场,使敌首尾难顾,11月下旬,冀中九分区根据上级部署,决定趁驻故城敌主力部队外出“扫荡”之机,奇袭伪治安军第六集团军司令部,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12月1月晚,县大队挑选80余人,在大队长李钟玉的带领下,乘夜深人静,从白城出发,直奔设在故城西关寡妇桥的敌治安军司令部,在内线的协助下,巧妙地除掉7道岗卡哨兵,来到司令部房下,李大队长刚要进屋,突然屋内窜出一日军军官,手持战刀向他砍来,警卫员眼疾手快,一枪将其击毙, 敌人听到枪声,乱作一团,漫无边际的向屋外打枪。城内枪声给城外各区小队发出了信号。他们立即向已被包围的保定军校,小刘庄兵营及外围据点发起攻击。这次战斗,缴获轻机枪6挺、步枪100余支、手榴弹数百箱,子弹3万余发。战马10多匹,击毙日本顾问1名,伪军20余名,俘虏30余名。县大队奇袭治安军司令部,震惊华北,伪治安军第六集团司令齐荣被革职。

奇袭北大冉据点    北大冉据点是伪军中心据点和大部队所在地,1945年4月,县大队决定化装成冶安军,奇袭敌人,拔掉据点。14日黎明前,部队由中冉出发,悄悄来到北大冉,以排为单位隐蔽在老乡家中待命。天亮后,化装成治安军的尖兵班走上公路,大摇大摆地直奔伪军大队部,要求进据点休息、喝水。伪军匆忙放下吊桥,将尖刀班迎进据点,化装的战士按预定计划分别占据有利位置并向据点外发出信号,县大队分几路冲向据点。当敌人情况有变时,县大队战士已冲过吊桥,控制了大门和制高点,两挺机枪同时开火,伪军仓惶逃进炮楼。这时,炮楼顶上传出“缴枪不杀!我们是八路军!”的喊声,伪军见大势已去,只好举手投降,此次奇袭生俘伪军大队长等150名,日军“宣抚班”、“情报班”人员15名,缴获步枪130支,子弹9000余发,其它物资十几马车,县大队无一伤亡。

南北沟头战斗   1946年4月18日~20日,国民党驻保定城二十八军两个团800余人,刘化南部500余人携还乡团200余人,配备坦克3辆,大炮3门,轻重机枪10挺,连续3天向南、北沟头发起疯狂进攻,扬言7日内占领清苑全部解放区。清苑、博野、蠡县三个县大队在分区七十九团和南北沟头民兵连配合下,与敌展开激战,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进攻,保卫了解放区。南北沟头之战,连续进行了三天,敌人死伤500余人。清苑军民以地方部队重创装备坦克、大炮的国民党正规军,受到军区嘉奖。

西福村保卫战   西福村北临敌占区,是县境内解放区的门户和前哨之一,也是国民党部队妄图“蚕食”的主要对象。1947年11月,国民党驻故城刘化南部一个团进犯西福村。西福村和南大冉村民兵组成民兵联队,凭借地道,暗堡等工事同敌人激战1个多小时,毙伤敌10余人,保卫了村庄和群众的生命财产。1948年3月下旬,敌出动一个团包围西福村,民兵利用地道和高房工事灵活地与敌人周旋。战斗持续了一天,敌人死130多名,刘化南无奈,撤回保定城。西福村保卫战,是解放战争时期,地方民兵与国民党军队正面作战并获得全面胜利的典型战例之一。

解放保定城  1948年11月,平津战役序幕揭开之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野战军命令冀中军区七纵,杨罗耿兵团八纵攻保定城,寻机歼敌,并“调动”傅作义部转移到平(北平)保(定)线,掩护东北野战军入关,粉碎国民党平津保三角防御体系,为进行平津战役创造条件。11月5日,小股部队开始试攻飞机场。12日,七纵、八纵和地方部队将故城团团围住。总的战斗部署是七纵往东,八纵在西,东西并进,先扫清外围据点,兵临城下,相继攻城,七纵十九旅攻南关,二十旅打北关及北来援敌,二十一旅打东关,八纵二十二旅为机动作战部队,二十三旅打西关火车站、河北大学、思罗医院、汽车修理公司等地,二十四旅占领域西南前屯、三间房、北刘各庄等据点,而后为纵队预备队,协同二十三旅相继攻城。13时22时,七、八纵队向敌发起猛攻,攻打南关的十九旅与敌激战,先后攻克青堡、樊庄、东西焦庄、大小韩蒋等据点。14日下午6时30分,向南关市沟推进,在飞机场与敌保安三团激战,毙团长杨德藩,占领飞机场,又向八里庄、东西马池、南大园、窑上村、五里铺等据点进攻。8月30分扫清外围据点。10时向南关发起总攻,相继攻克同仁中学、南阁、公教医院、乾义面粉分公司等据点,歼敌一个营,俘敌200多名。15日,南关敌人据点均被攻克,城内敌人几次向南关反扑,均被击退。进攻东关的二十一旅,13日攻破敌第一道防线——市外沟,先后占领银定庄、小营坊、大小康各庄、克三角楼、占螺旋堡和王家胡同,全歼电灯公司守敌,16日拂晓,全部占领东关。同日,七纵二十旅占领北关。

13日夜,八纵二十三旅冒着枪林弹雨猛攻西关,连克敌人据点。在思罗医院浮满城保安队50余人,在汽车修理公司俘徐保安队80余人。警察三分局的警察被缴械,驻河北大学的保安三团一部被俘,余众逃入城内。经三昼夜激战,敌在城外的所有据点都被攻克,毙伤敌千余名,俘敌368名。16日夜,开始进行试验性攻城,20时30分枪炮齐鸣,成千发炮弹倾泻敌阵地,突击队在民兵的支援下,把部分越壕爬城的梯子运到城下,敌以为就要攻城,急用大炮、小炮、机枪胡乱射击,火力点统统暴露出来。这时,平津战役已经打响,东北野战军进驻关内,杨罗耿兵团八纵奉命撤离,归还原兵团序例,包围宣化、下花园之敌。11月22日清晨,驻保定城国民党军政人员,在国民党三十四集团军司令李文所率7个师兵力的接应下,逃往北平。冀中军区七纵奉命北上,参加平津战役。部分军队配合地方政工人员当日进城,肃清残敌,建立民主政权。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