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市情概览 > 政治 > 正文

满城区—历史风云

更新时间:2012-09-13 15:11:00点击次数:445次

义军败刘秀

东汉建武元年(25)光武帝刘秀追杀尤来、大枪、五幡于北平(今满城),破之于顺水(今满城县漕河)北岸。后光武帝刘秀为义军所败,退保范阳(今定兴固城)。

吴柱起义

北魏登国五年(390),北平(今满城)人吴柱集聚民众千余人,立法长和尚为天子,破北平郡。高阳王元隆遣将讨吴柱,起义民众溃散,吴柱被捕遇害。

宋辽之战

北宋承五代周之疆域,保州、满城成为宋北部边界军事重镇,宋辽交战频繁。端拱元年(988),辽军南侵,破狼山(今狼牙山,宋时属满城),攻徐河(今境内沙河)。辽主亲督攻陷满城,并连克祁州、新乐。宋定州监军袁继忠身先士卒,出其不意攻入辽主满城大营,大获全胜。

积谷贷民

康熙三十七年(1698),康熙帝去五台山,道经县境。时值大雨,命发积谷给旗兵。知县朱元春回答:仓内已无积谷。康熙帝震惊。朱元春继续回答:因岁俭,已将积谷贷给民众,秋后还仓。康熙问:奉何文书?朱元春答:若等来文,饥饿者已死沟壑中。康熙帝很是称赞。

捻军入境

清同治七年(1868)正月,捻军张宗禹由望都攻入满城县境,沿途与清军作战,双方死亡千余名。时按察使潘鼎新遣将驻扎东马村,由保定城垣至西山口,伐木树栅,以遏捻军北进,绵延六七十里。捻军东进,过5月始撤栅防。

涿保战役之保满防线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为抵御日本侵略军南侵,国民政府军沿房山山区至良乡、涿县一带,涞水、高碑店、新城一带,满城山区漕河到保定城垣共设置了三道防线。自8月1日起,经过近50日的激战,房山、良乡、涿县等防线失守,涞水、高碑店、新城第二防线的第三军和四十七师不战而南退。日军为截击沿太行山南撤的中国军队,调集第二十师团、十四师团、六师团主力及炮兵旅团等,向易县及满城西部山区进攻。8月19日,为对付由平汉线西侧南下的侵略军,国民党军高级指挥官在保定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在保定以西沿漕河一线与日军决战。1937年8月至9月22日,国民政府驻军有:五十二军第二十五师七十五旅一四九团、一五○团,驻龙门至市头村段;七十三旅一四五团、一四六团,驻市头村至贤台段;第三军之第十二旅驻满城、东马;赵寿山部十七师驻奇村、马厂一带。9月19日,日军出动飞机对满城及漕河一线进行轰炸。20日,日军步兵第二十师团5000余人在飞机掩护下,向漕河西部山区阵地进攻。中国守军第二十五师七十五旅一四九团官兵奋起反击,混战一夜,双方死亡2000余人。次日拂晓,中国守军以肉搏展开反击,驱逐侵入阵地的日军,收复阵地。21日,日军第十四师团进入大册河(漕河的一段,下同)北岸。夜间,开始向大册营及大册河中国守军阵地攻击,遭守军第二十五师七十三旅一四五团阻击。但左翼防线一四九团兵力不足,奉命增援的第三军十二旅未按时到达,经一天一夜苦战,守军伤亡过重,许多山头被日军控制。一四九团的四二○高地十分重要,守军控制它,可向进攻的日军侧翼射击;如丢失,守军侧翼就会暴露在日军火力之下,整个阵地就难以保住。一四九团二营营长李正谊率该营死守四二○高地,日军多次向四二○高地强攻,利用枪榴弹射击二三百米的优势,对二营守卫的四二○高地构成很大威胁。战斗进行一昼夜,日军飞机不断轰炸,经过几十次冲锋和反冲锋,四二○高地失守。22日,日军又以坦克为先导,向守军猛攻。苦战至下午5时,一四九团阵地被冲破,该团官兵阵亡500余人,忍痛撤退。一四九团守卫的西部山区阵地被突破后,大册河阵地左翼受到侧击,一四五团第三营仍与日军激战,伤亡惨重。团长韩梅村带领二营之一个连和团警卫排增援三营,浴血奋战,固守阵地。日军第十四师团2000余人,在飞机、坦克、大炮的掩护下,向大册营附近驻军猛攻,中国军队奋起反击,毙敌数百人。随后,日军第六师团向大册河阵地守军猛袭,一四五团官兵伤亡近半。因战线长,援军不至,漕河防线被日军突破。从此,满城沦陷到日军手中。

石井地道战

抗日战争时期石井地道战事迹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展出。石井村位于满城西75公里,三面环山,南面的河套是保定通往晋北、察南的交通要道,是抗日山区根据地与平原日军占领区(或游击区)接壤的山口,是日伪军袭扰根据地的必经之路。为封锁、控制这个军事要道,近200名日伪军曾短时驻扎石井村和渝河村,并在渝河山嘴修筑了碉堡,对石井一带实行烧、杀、抢、掠。1939年,为打击侵略者,石井村成立了民兵游击小组。1940年,以石井民兵为骨干成立武装小队。1941年,县青抗先队长刘云、区大队和村民兵小队长李全子、射击组长肖德顺等,分析了斗争形势与任务,认为要坚持对敌斗争就必须充分发挥地理优势,开展地道战。当时村内只有二三个很简单的暗洞,用来躲人藏物。武装小队带领民兵和群众大挖地道。1942年冬,东西干线挖通,改善了斗争环境,鼓舞了群众斗志。就这样边打边挖,形成东、西、南、北四条地道总干线,数十条大小支线,总长10公里。

石井地道设计巧妙,结构完善,在村内外设有高房工事、屋角枪眼、门楼和土坎射击孔等。在碾台下、坟头旁、佛像下、土沟里有60多个出入口,与地道相通,到处都能展开火力,既能消灭进入村内的日伪军,还可迂回到村外打击过路的日伪军。地道与水井相通,作战时群众通过水井给民兵送情报、送饭,地道内设有会议室、休息室、厕所、仓库、牲口洞,并有隐蔽的通风孔;地道内还挖有陷井,井下有木杈、尖刀;井口安着翻板,敌人踏上翻板就掉入陷井中;另有翻眼、卡口和双层地道,若敌人放毒、放烟,只要把翻眼和卡口堵住,就能保证安全。形成了能攻善守,坚固隐蔽、纵横交错、村里村外、地上地下、四通八达的地下堡垒。

1944年秋,中共满城县委在石井举办部分县、区干部和村武装干部训练班。日军得知消息,纠集日伪军千余人,分东、南、北三路乘夜向石井扑来。晚上七八点钟,石井一带总交通孙长山得到情报,党支部和民兵小队迅速安排人员隐蔽,进行地道战方案部署。拂晓三四点钟,岗哨用信号报告敌情,四面山头都出现敌人,南山、北山响起枪声,石井村面临一场劫难。李全子和肖德顺带领3个民兵小队在村东阻击,连续打退日伪军3次进攻,尔后进入地道。8点多钟,日伪军依仗人多势众,疯狂地闯进村子,到处乱挑乱翻。一个洞口被发现了,逼着伪军下地道,伪军刚一探身,就被民兵击中,倒在地上。敌人再不敢接近洞口,只是向内扔手榴弹。11点多钟,日伪军仍无撤退迹象,村里到处是浓烟烈火。树木被烧焦,房屋被烧毁。经县委批准,民兵小队部署了反击作战方案,把坚壁在地道内的弹药全部发给各组民兵,充实火力,加强侦察警戒,随时掌握敌情。下午两三点钟,反击战斗打响。民兵小队通过地道冲到南门楼和东门楼,打散了集结在那里的几百名日伪兵。当日伪军集中火力向两个门楼射击时,民兵绕到村东一处高房,对附近的日伪军一阵猛打,毙伤数名日伪军。日伪军调集火力射击高房,民兵又转移到南门楼,“轰”、“轰”几声巨响,手榴弹在收尸的日伪军中开花。与此同时,民兵先后拉响地雷,日伪军一个个应声倒下。民兵在地道、暗堡、高房工事里机动灵活地与日伪军周旋了10多个小时,毙伤日伪军49名,粉碎了日伪军的围剿。干部群众和民兵无一伤亡,坚壁的财物安然无损。

1945年1月,全县劳模大会在石井召开,县委有关领导参加会议。日伪军闻讯,纠集近千人,分三路对石井村进行合围进攻。日军不敢再横冲直闯,伪军更是怕得要死,连菜窖口也不敢接近,见了洞口就急忙用柴草盖上,唯恐日军逼其下去。日伪军连个人影也看不见,可是子弹、手榴弹却不时从各处飞出,爆炸声连续不断。日伪军气急败坏,点燃柴草往洞里扔,还用风车往里吹,但烟火不往洞里钻,反而飘出地面。日伪军无计可施,在村里乱烧乱打一阵之后,把出谋划策的汉奸推进火里烧死,狼狈地撤到村外。肖德顺绕至村外,打死了几个日伪军。日伪军丢下20多具尸体,撤回县城。

1941~1945年,石井民兵小队共与敌人进行大小战斗百余次,毙伤日伪军360余名,缴获长短枪70余支,轻机枪两挺,八二迫击炮一门,攻打日伪据点7处,迫使日伪军撤掉炮楼8个,到保满公路及保定铁路沿线割电线多次。同时,还出色地完成了护送县区干部、到敌占区接运公粮和其他军用物资、传递护送机要文件等重要任务。民兵小队多次受到区县及军分区的表彰和奖励。小队干部肖德顺、李全子被授予民兵战斗英雄称号。

收编“七路军”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原国民党卫立煌部的一个连长孟阁臣,逃到境内石板山一带,在东赵庄、西赵庄、北赵庄、坎下村一带打起抗日旗号,招兵买马,队伍发展到6000余人,自称第七路军。为团结其抗日,晋察冀军区曾给予其晋察冀第六军分区的称号,任命孟阁臣为司令员,编为12个总队,每个总队号称五六个连。孟在当地地主操纵下,从事破坏抗日武装活动,对老百姓敲诈勒索,发国难财。一分区杨成武司令员写信要他接受共产党指挥时,他阴奉阳违。为此,晋察冀军区和边区政府下令,撤销孟阁臣职务。1939年1月7日,杨成武从易县南下,将孟阁臣抓捕,送军区处理,对第七路军进行了改编。

黄崖山战斗

1942年5月1日,日本侵略军对冀中抗日根据地开始进行残酷“扫荡”。5月15日拂晓,驻满城县大册营、荆山和徐水县大王店等据点日军380余人,对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驻钟家店第六团之一部发动突然袭击。部队闻讯后,杜副营长率一个排26人,在撤退中占领了钟家店村西制高点——黄崖山,据险阻击敌人,掩护军队、群众从歪巴桃山南侧突围转移。日军集中火力向黄崖山连续发动两次猛攻,均被抗日健儿打退。日军指挥官一连砍了两个畏缩不前的日军,继续驱赶士兵向上冲,在阵地上留下60多具尸体。日军进攻受挫后,一面佯攻,一面组织百余人绕道蒺藜山,迂回到八路军后面,吼叫着冲上来。杜副营长率部分战士阻击上来的日军。战士们隐蔽在巨石后面和战壕里沉着应战,枪弹、手榴弹集中投向敌群。弹药用完了,战士们用石块打击日军,无数石块滚下山坡,砸得日军鬼哭狼嚎。经过两个多小时激战,八路军战士弹药已尽,阵地上的石头也已用完,日军又冲了上来,在双方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八路军战士们上好刺刀,冲向敌群,与日军展开肉搏战。杜副营长向敌指挥官扑去,不幸中弹牺牲。卢书元、梁风喜、张奎胜、黄老黑在连长刘富荣带领下,退守到黄崖山北端的悬崖上,将枪摔断,以狼牙山五壮士为榜样,跳下悬崖殉国。26名指战员中除一名通讯员突围送信和一名负重伤未被发觉外,全部壮烈牺牲。

解放满城

1945年9月,驻满城的日本侵略军龟缩到县城内,当时日军有一个中队,共140余人,3个小队把守南北门和城东南角日军大碉堡;伪警备团一个团(团长冯炳武)300多人,分为6个中队,据守县城四角和南北城门;宪兵队100多人,特务队五六十人,伪政府各部门和伪新民会共300多人占据着伪警察所、伪警备队及伪政府各机关。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新编第二团(原保满支队扩编)和满城县委,几次把督促日伪军投降的“通牒”送进城里,日伪军仍顽抗拒降。据此上级指示攻打县城。县委成立负责后勤工作的指挥部,由县委书记李陶廷、县长陈希、武装部长刘云、城工部长王兴华、公安局长李绍周5人组成,分头组织战场救护、抬担架、运送弹药给养以及登城、攻城等方面的后勤准备工作,并组织区小队民兵配合部队攻城。第二团团长黄甫俊,副政委郭云彪,根据日伪兵力部署,把参战部队3个步兵连分别部署在南、北城门和西城,迫击炮阵地设在城西陵山山头,准备轰击日军碉堡,另有1000多名民兵配合。指战员和广大民兵纷纷请战,民兵常汉臣、南和自告奋勇,要求参加爆破组,执行爆破城门的任务。

9月17日黄昏,攻城部队开始隐蔽接敌,首先掐断了日伪军之间的电话联系。为吸引日伪军兵力、火力,攻城部队派出佯攻东城小部队,在迫击炮火支援下,以突然密集的火力向东城守敌射击,敌人立即加强东城守备。攻城全体指战员在冲锋号令下,从南、北、西三面冲向敌人。两辆“土坦克”由爆破勇士操作向南北城门运动。爆破北门颇为顺利,随着一声巨响,城门楼在浓烟中飞向空中,7个日伪军葬身瓦砾之下。八路军战士冒着硝烟和尘土猛冲上去,被炸懵的日伪军尚未苏醒,就当了俘虏。战士们迅速扫清城楼两侧残兵,乘胜向城内进攻。爆破南门的勇士在地形不利的情况下,驮着“土坦克”向城门移动。刚进到城门时,城墙守敌抛下一颗手榴弹滚到车下爆炸,爆破勇士1人牺牲,3人负伤,南门攻击受挫。这时守军见八路军已从北、西两面攻进城内,感到大势已去,拟下城躲藏,攻城勇士奋勇追击,将其全部活捉。攻入南城的部队占领了伪新民会;从西城墙攀登进攻的部队,在猛烈火力掩护下强攻,同时展开政治攻势。西北角炮楼的日伪军用绳子从城墙上送下40多支步枪,攻城战士随即攻进城内,直扑伪警备大队部,继而占领伪警察局、伪县政府和监狱,解救了被捕人员。攻进北城的战士,占领伪警察分局后,迅速攻入日本宪兵队。

攻城部队按原计划攻占各据点后,在南街胜利会师,残余守军全部退到日军碉堡内。攻城部队控制了除东南角大碉堡外的整座县城,一面打扫战场,清理战利品,重新部署黄昏聚歼日军的战斗。18日下午5时左右,龟缩在碉堡内的日伪军,在保定日军增援接应下,胁迫不少群众出逃,致使攻城部队难以发挥火力。逃跑的日军在城东南被打死10多人,其余逃往保定。满城县城获得解放。在解放满城县城的战斗中,歼灭伪警备队、特务队大部,俘获伪县长以下伪军、警、宪、特人员大部,其中罪大恶极的汉奸、特务范一星、朱银山、薄福山、耿振祥等20多人被处决。

满东战役

1946年12月中旬,国民党军用6个团的兵力分3路向满城东部地区进犯,妄图迷惑牵制人民解放军兵力,策应国民党右翼兵团(九十四军)乘机进占易县;左翼兵团(五十三军及刘化南部)企图攻取满城、下紫口、大王店,逼人民解放军退离平原,然后封锁山区,控制平汉铁路。为歼灭国民党军有生力量,粉碎国民党军的图谋,晋察冀军区决定在敌立足未稳之机,集中三、四纵队共四个旅的优势兵力,发起满东战役。第三纵队的七旅部署在后大留以西地区;八旅在后大留以东,奉命围歼后大留右路国民党军一三○师的三八八团。

12月20日2时,三纵将后大留的国民党军四面包围。同时,阻击打援部队也进入预定地区。21日4时,各部队发起攻击,经一夜激战,国民党军凭借寨墙和猛烈火力固守,几次攻击收效不大。据此,纵队指示,白天暂停进攻,加紧改造地形,研究战法,黄昏再行攻歼。21日8时许,国民党军第三八九团由曹庄出援,企图解三八八团之围,在大马坊东南一线遭三纵七旅二十一团三营七连坚决阻击,12次冲击均被打退。敌军不断增加兵力,解放军第七、八、九连从正侧两面实施反冲击,一鼓作气将国民党军逐出阵地。被围的国民党军三八八团乘机反扑突围,均遭解放军十、二十四团猛烈打击,约17时,将国民党军大部歼灭。残部窜至漕河南岸,被二十二团截击,掉头向东、西贤台逃窜,终被二十四团、二十三团歼灭;向东南逃窜的残敌被二十一团三营歼灭。至此,国民党军第三八八团全部被歼灭。四纵于12月19日傍晚,进至满城一亩泉地区。20日夜,十旅一部牵制北奇国民党军,主力包围了温屯、相庄守军;十一旅主力包围了东营、道口国民党军。21日拂晓,十一旅主力向东营、道口国民党军发起猛攻,正面屡攻不克,随即以一部从侧翼迂回突击,步炮密切协同,迫国民党军弃村向南北奇村逃窜,又遭解放军四纵三十三团截击。同时,十旅歼灭了温屯、相庄的国民党军。战斗至10时许,刘化南部二、三团除少数逃往保定外,大部被歼,生俘二、三团团长以下官兵539人。国民党军一一六师闻刘部被歼,主力迅速退往保定。十旅乘胜向南北奇村发起猛攻,国民党军节节败退,追至保定近郊,歼敌一部。此次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400多人,生俘2100余人。缴获各种炮50余门,机枪上百挺,以及大量枪支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

南奇战斗

1947年夏,国民党五十三军及刘化南部龟缩保定。盘据满城的国民党地方武装在解放军军事胜利威慑下,于6月26日弃城东逃南奇,妄图凭借南奇四周环水的地形优势,与保定守军相互策应,负隅顽抗。第二次保北战役胜利结束后,解放军华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十旅奉命经满城到完县、定县一带休整。为消灭南奇这股国民党地方武装,满城县县长陈希、副县长史明金等代表全县90多位村民,到上紫口会见了解放军旅长邱蔚和政委傅崇碧,要求消灭南奇守军,拔掉保定西部国民党外围据点。经纵队批准后,四纵十旅结合地方政府、武装部,发动群众,做好支前工作,组织民兵做好战斗配合、给养输送和伤员救护。纵队指挥部设在一亩泉,十旅指挥部设在北奇,十二旅在马厂、南北章一带阻击保定增援的国民党军。十一旅在北奇村集结待命。7月4日22时,十旅二十九团攻克了谢庄、王庄的国民党守军,北奇村国民党军退至龙泉寺。

7月5日10时开始,十旅以猛烈炮火轰击南奇外围据点龙泉寺工事,二十八团三营打垮了龙泉寺守军的抵抗,攻占了龙泉寺,再延伸炮击南奇周围碉堡。二十八团二营对南奇攻坚。南奇四周环水,水深濠宽,守军据险坚守,二营进攻受挫。纵队政委胡耀邦亲临阵地指挥,命炮火再次猛轰碉堡,由六连组成突击队,涉水强攻,命令部队班长以上指战员手挽手,冲锋前进,突破敌人防线,攻入南奇。又经数小时巷战、肉搏,守军大部被歼灭。国民党满城县保安警察大队长卢化南率残部退守村东北隅,凭借工事作最后挣扎,等待保定援军。黄昏,满城县武装部长刘云率民兵随大部队进入南奇,消灭零星散兵,清扫周围战场。6日拂晓,攻坚战开始,解放军指战员在强大火力掩护下,泅过濠沟,冲入院内,展开肉搏,激战两小时,全歼守军。这次战斗共歼灭国民党地方武装千余人,其中毙伤240余人,生俘870多人,生擒卢化南。

在南奇战斗中,解放军94名指战员壮烈牺牲。为铭记烈士的丰功伟绩,党政军民安葬了烈士遗体,在一亩泉建造了烈士碑亭。自此满城县全境解放。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