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市情概览 > 政治 > 正文

蠡县—历史风云

更新时间:2012-09-12 14:06:00点击次数:648次

张牛角起义

东汉中平二年(185),博陵(治所在今蠡县西)人张牛角率二三万农民起义,反抗东汉腐朽统治,转战在河北一带,不久同常山褚飞燕率领的起义军会合,被推为首领,在进攻瘿陶时,张牛角中箭身亡,其众归褚飞燕部,后褚上书请降,被收编。

葛荣击杀元融

北魏孝明帝孝昌二年(526)九月,农民起义军葛荣率部在博野(今蠡县地)牛逻击杀北魏大将章武王元融,自称天子,立国号齐,年号广安。建义元年(528)八月,尔朱荣带兵镇压起义军,葛荣麻痹轻敌,战败被俘身亡。

蠡县农民起义

清同治六年(1867)七月五日,蠡县、高阳、容城、祁州、肃宁、任丘一带农民相继起义。八月一日,起义民众联合与清军作战。转战在蠡县、清苑、高阳等地,后遭清军围剿,起义失败。

反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斗争

1927年下半年,中共博蠡党支部根据群众反映村公所存在账目不清、贪污自肥问题,决定以国民党县党部(成员控制在共产党手里)的名义在全县农村开展清查村公所账目的斗争。1928年2月,蠡县国民政府财政局局长侯锡煅贪赃枉法,群众反映很大。农民协会会员在共产党员曹承宗带领下,到县财政局查账,查出侯锡煅贪污的款额,当即呈报省府,把侯押送法庭,并免去其财政局局长职务。同年8月,道西村一农妇被婆家虐待致死,县长王汝楷与司法科长受贿500银币,竟将此案改为自羞而亡。莘桥(时属蠡县)常更周借给县城王某某4000元钱,常几次要账,王不还,因此,常到县衙告状,县长王汝楷不理,后常更周给王汝楷行贿400元钱,县长王汝楷即将王某某拘押。王汝楷贪赃枉法,引起公愤,中共蠡县党组织联合进步人士到天津(河北省会)告状,省府派人查实,将县长王汝楷与司法科长撤职。

反割头税斗争

蠡县农民素有杀猪过年的习惯,猪肉一部分自食,一部分拿到集市出售,以补充生活所需。1928年初,蠡县国民政府对农民自宰猪增征“割头税”,每头猪征收割头税五角,群众极为不满。1931年1月15日,为县城集日,在中共蠡县党组织的领导下,两千多名群众上街游行示威,反对国民政府征收割头税榨取民脂民膏的行为。愤怒的群众砸了征税所,并到县政府请愿,在群众的压力下,县长被迫答应暂不征收割头税,反割头税斗争取得胜利。

高蠡暴动

20世纪30年代初,高、蠡地区由于地主高利贷盘剥和国民政府的苛捐杂税,加上天灾人祸,使广大农民生活非常困难。各界群众反抗情绪日益高涨。1932年8月8日,中共保属特委书记黎亚克到蠡县巡视工作,认为蠡县东北区与高阳东南区地方暴动条件已经成熟,报中共河北省委批准,决定于8月下旬进行武装暴动。8月25日,省军委书记湘农和保属特委委员贾臣来到中共博蠡中心县委书记宋洛曙的家乡蠡县宋家庄,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8月28日举行武装暴动。8月27日早晨,宋家庄村一路暴动队伍,在湘农、宋洛曙的指挥下提前一天作舆论准备。当日贴出署名“主席湘农、副主席宋洛曙”的“保属革命委员会第一号”布告,把游击队的十大纲领公布于众,鼓舞了高蠡地区广大被压迫农民的斗志,游击队的士气更为高涨。当日即在蠡县宋家庄、林堡、杨马庄、孙家庄,博野县吴王庄,清苑县李家庄一带收缴地主长短枪28支,并张贴布告、标语,宣传红军游击队的政治纲领。组织游击队武装共50余人,于晚间正式编为红军游击队第一支队第一大队。28日,游击队继续在宋家庄一带发动群众,收缴武器弹药,壮大队伍,游击队扩大到100余人。8月29日下午,红军游击队第一大队到达蠡县东北部南玉田村,与王义顺、田胜德、王凤斋领导的80多名游击队员汇合在一起,组成红军第二大队。暴动队伍继续向北进发,30日中午到达高阳县北辛庄村,顺利地解决了公安分局及保卫团人员,缴获长短枪40支。随即集合西演、南、北辛庄等村的党团员和革命群众120余人,成立了游击队第三大队。

8月30日晚上,湘农主持召开紧急会议,宣布建立地方苏维埃政府,湘农任主席,宋洛曙任副主席。正式成立“河北红军游击队第一支队”。湘农任支队长,宋洛曙任副支队长,下设3个大队,共300余人,长短枪120余支。支队部和苏维埃政府设在北辛庄高级小学院内,门前悬挂绣有镰刀斧头的红旗,上写“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河北红军游击队第一支队队部”。各大队也都挂起了红旗。游击队队员为了表示打击敌人不畏牺牲的决心,脖子上都系有作为标记的红带,叫作“牺牲带”。

8月31日,红军游击队第三大队留守北辛庄村,第一、二大队去西演村一带打游击,宣传群众,打土豪,分田地。下午游击队伍回到北辛庄村。国民党军白凤翔部驻安国的一个骑兵连,包围了北辛庄高级小学。红军游击队在湘农、宋洛曙等指挥下,与敌人展开激战。蔡书林抢占公安局大门顶上的小更楼,击毙国民党军队两个士兵,打伤一名排长,迫敌稍退。宋洛曙在院内带领部分队员,打击敌人,掩护突围。湘农带领部分队员冲出包围圈。敌人冲进院内,宋洛曙仍带领队员向敌射击,最后英勇牺牲,蔡书林也壮烈牺牲。红军队员牺牲18人,被捕19人。随后,国民党军队抽调兵力,向北追捕,在高阳县高家庄与游击队相遇,一场激战后,红军游击队被迫解散。

高蠡暴动历时5天,前后有47人牺牲。虽然暴动失败了,但却从政治上打击了反动阶级的统治,播下了革命的火种,扩大了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为后来冀中平原上坚持抗日游击战争打下了基础。

各界抗日救国会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蠡县党组织积极动员全县人民一致抗日,并领导全县人民进行抗日武装斗争。7月11日,中共蠡县党组织在县高级小学,召开成立蠡县各界抗日救国会筹备会议,经过与各阶层爱国人士商讨,于14日正式成立蠡县各界抗日救国会。会后,全体与会人员上街游行,散发抗日救国会章程、宣言及告全县民众书等宣传品。同时,中共蠡县党组织做出在农村建立各界抗日救国会的指示,派出4个宣传队,深入基层、乡村,开展抗日宣传和组建抗日救国会工作。到9月中旬,全县建抗日救国会209个,会员达3万余人。9月18日,县各界抗日救国会组织2万余人在县城集会,为纪念“九·一八”国耻日召开群众大会,大会号召全县人民立即行动起来,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有枪出枪,铲除汉奸,一致抗日。会后进行了大规模示威游行,并散发传单,还出版《救亡报》等刊物指导抗日斗争。

莲子口战斗

1939年6月30日,八路军一二○师主力部队沿潴龙河大堤直插蠡县莲子口村,阻击要往那里驻扎的日军,张宗逊率独一旅渡河包围大百尺日军据点而不打,欲阻击保定、高阳之日军。次日黎明4点,师长贺龙和参谋长周士第发觉正南庄阵地有敌情,并隐约听到汽车的马达声,余秋里部战士马上进入阵地,集中精神听候冲锋信号。4点15分,日军一个中队分三路纵队顺大路而来,待同余秋里部只隔一道土埂时,八路军战士们立即跳出战壕,一阵冲杀,五六分钟即歼灭了来犯之敌。紧接着日军第二中队出现在200米之内,正南庄阵地响起冲锋号,八路军战士们奋勇拼杀,不到20分钟又将日军全部歼灭。此时,日军后卫部队从庄稼地里散开向八路军阵地进攻,战士们以重机枪向日军散兵射击,迫击炮向日军汽车猛轰,展开了激战。贺龙、关向应在总指挥部指挥,余秋里部对付日军已暴露的火力点,张平化部迅速歼灭日军两个中队,贺炳炎部将肃宁县驶来的日军3辆汽车,共100多名日军一举消灭。日军再次组织进攻正南庄阵地,经过七次拉锯式激战,日军落了个尸横遍地,鬼哭狼嚎。日军又集中兵力反扑,八路军隐蔽的重机枪连从侧面猛射,日军伤亡更加严重。从早晨4点到晚8点,日军发动大小攻势20余次,均被八路军击退。此战日军谷寿夫师团伤亡近千人,矶谷廉介师团被孟庆山、刘秉彦和杨万伦部队阻击,损兵折将退回河间。保定和高阳的日军增援部队,进入张宗逊布好的“口袋”,也被打得落花流水,狼狈逃回。

齐庄突围战

齐庄位于蠡县东北部,共产党基层组织建立较早,且处于蠡县、高阳、肃宁三县交界地带,为蠡县抗日根据地。1941年10月6日,冀中九分区二十四团、三十三团进驻该村开展武装抗日斗争。10月14日至15日,蠡县、高阳县城集结大批日伪军,莘桥、大百尺等据点也调兵遣将,妄图将八路军冀中九分区二十四团、三十三团和蠡县党政军群机关干部一网打尽。蠡县党政军领导针对日伪军的动向,决定立即转移。16日凌晨,党政军群机关400多人转移至高阳县大团丁村,八路军冀中九分区二十四团、三十三团也于当晚转移到肃宁县。是日晚,侦察员报“蠡县、高阳城内的日军已于当日下午撤回保定”。由于敌情变化,县领导误断敌情,决定队伍返回齐庄。于17日早晨向齐庄返归,行至刘佃庄附近时,天已拂晓,隐约发现刘佃庄一高房上有三个头戴毛巾的人,县大队大队长丁砚田觉得可疑,立即向领导汇报。而主要领导却认为“是百姓晒粮食”(实为敌岗哨),仍令队伍继续前进。行至潴龙河大堤时,又发现几个人牵着牲口顺潴龙河堤两侧逃跑,仍未引起县领导的警觉,坚持让部队继续前进。实际上日军已调集2000多人的兵力,对齐庄形成包围圈,企图歼灭驻齐庄的八路军冀中九分区二十四团、三十三团,不料二十四、三十三团已安全转移,日军扑了空。这时日军发现县党政军群机关队伍由东而来,有意在潴龙河南岸闪出一条通道,将抗日队伍放进来。约6时许,队伍来到齐庄村南还未站稳脚步,就听侦察员报告:“我们被敌人包围了。”由于敌情来得突然,县委主要领导立即分路突围。丁砚田带一小队向西冲击,一出村西遇到日军机枪猛烈扫射,县大队指战员勇猛还击,日军火力减弱。县委书记王进学和县大队副政委陈淑恒带领二小队越过平地,很快进入刘家营东口道沟的转弯处。一班战士奋不顾身向前冲去,全部牺牲,二班战士二次冲锋,也都殉国。四周日军步步逼近,枪声更紧。丁砚田身中数弹,壮烈牺牲,副政委陈淑恒和大队总支书记李顺和也相继倒下。县委书记王进学耳部中弹,昏迷过去。同县大队突围的县党政军群机关部分人员,在齐庄村女自卫队队长李蔓莹带领下,避开日军锋芒,使40多名同志安全脱险。县委敌工部长刘拓和其他几位同志,向西急速跑入交通沟,使南北两方之敌发生误会,自相射击,刘拓等人趁机冲出重围。谷振海带领的一个小队,与团团围上来的日军展开激烈战斗,经过反复冲杀,80余人的小队只剩下9人。县公安局人员在局长王勤(于盛华)带领下,向南突围,在日军密集的火力下被迫退回来。李蔓莹又一次带领公安局的人员突入交通沟,方脱险。王勤得知县领导尚未冲出,毅然返回齐庄,找到县长王志远等,他们几次冲杀突围未果,均壮烈牺牲。战斗从清晨6点一直打到下午3点,县党政军群机关以及县大队受到严重损失,县委书记王进学负伤,县长王志远、县大队大队长丁砚田、副政委陈淑恒、总支书记李顺和、公安局长王勤等73人为国捐躯,数十人身负重伤。

三岗(滑岗、蔺岗、宋岗)战斗

1943年6月15日,八路军冀中军区七分区三十六区队二连、三连及安平县县大队,进驻蔺岗和滑岗村,蠡县伪特务队头子郑国志闻讯带领百余人的特务队,来到滑岗村西。当特务队进至距二连阵地100米时,埋伏在村西口的二连和安平县大队的三挺机枪一齐开火。特务队顿时乱作一团,死伤大半。伪特务队头子郑国志连中三弹身亡,剩下的特务慌忙逃窜。三十六区队等未及转移,高阳、蠡县、肃宁等地增援的日伪军近2000人已从西、东、南三面包围了滑岗和蔺岗,连续发起进攻。八路军指战员沉着应战。日伪军连冲3次,均被打退,遂用炮火狂轰滥炸。我军伤亡不断增加,决定突围转移,经过40多分钟的激烈战斗,转移到蔺岗村,日伪军尾随而至。二区小队和安平县大队密切配合,与日伪军展开争夺战,战斗一直进行到天黑,日军始终没摸着八路军实力,八路军指挥员摸准日军薄弱点,集中火力冲杀前进,边战边撤,突出重围,转移到东魏村。“三岗”战斗,毙伤日伪军200余人,八路军伤亡50多人,此战是反“五一扫荡”后冀中军民同日伪军进行的一次较大战斗,鼓舞了军民的士气。

张村营战斗

1944年3月28日拂晓,八路军二十四团三连和蠡县县大队,奉命在张村营截击向北侵犯的日伪军。在广大群众配合下,三连指战员和县大队同日伪军展开了顽强的战斗,经几次冲杀,给日伪军以沉重打击。到中午,博野、安国、保定等处日伪军2500余人赶来增援。三连和县大队孤军作战,处于重兵包围之中,战斗异常激烈。八路军指战员无不以一当十,愈杀愈勇,毙伤日伪军600余人,击毁其军械装备无数。在浴血奋战中,除三连一排战士及县大队为掩护群众撤退外,三连连长张丛新、团政委郝宗玉、县大队总支书记刘继仁等200名指战员壮烈牺牲。抗日战争胜利后,蠡县民主政府在张村营修建了烈士陵园(1971年8月重修),以告慰英烈在天之灵。

林堡伏击战

1944年6月25日早晨,八路军二十四团,三十四区队,蠡县、博野县两个县大队,在林堡公路附近埋伏,截击由蠡县回保定的日军所谓“常胜部队”宫本秀雄小队。下午3点,日军两辆汽车进入埋伏圈,二十四团政委王攻学一声令下,枪弹齐发,展开激战。日军组织反扑,蠡县、博野县大队从侧面以密集火力向敌扫射,日军在八路军的猛烈打击下,跳进路旁的壕沟内,仓惶北撤,又遭三十四区队迎头截击,日军进退两难,复向南窜,又被东、西、南三方面八路军的密集火力拦住去路。日军小队长指挥士兵东窜,跳到一个较深的壕沟里。八路军迅速包围过来,手榴弹如雨点般投进壕沟,壕沟内顿时爆炸声震天。最后,八路军战士们一拥而上,彻底歼灭了沟里的残敌。此次战斗,全歼日本宫本秀雄小队43人,俘虏日伪军及随从人员10余人,缴获汽车2辆,掷弹筒2具,机枪3挺,步枪40余支,手枪1支。八路军排长鲁连成等20名战士英勇牺牲。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