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市情概览 > 政治 > 正文

阜平县历史风云

更新时间:2013-02-20 16:54:00点击次数:263次

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四军成立   1931年7月4日,中共地下工作者在山西平定国民党高桂滋部组织发动兵变成功,1000余人起义,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四军”,谷雄一为政委,赫光为军长,窦宗融为副军长,刘明德为参谋长。粉碎敌人阻拦,一路北上。7月13日进入阜平建立根据地。红军进城后宣传党的政策,破监释囚,救济穷人,得到广大民众热烈拥护,同中共阜平地下党组织一起组建了华北第一个“苏维埃县政府”,敌便惊呼“情势极为严重”。军阀石友三驻曲阳县沈克部,窜至距阜平县城60华里的王快镇,施出“诈降计”,自称“绿军”,“走投无路,向往红军”,派代表到阜平县城,向红军请降。红二十四军虽经多次研究,但主要领导人急于扩大红军力量,政委苏亦雄(原名谷雄一)、副军长窦宗融、县苏维埃副主席刘应融、委员李英兰,携民夫、慰问品,到王快镇犒赏绿军时被敌扣押,而后牺牲。8月10日,沈克派其部下赵海清旅三路从王快开往距阜平县城8华里的法华村,诡称受苏政委命令前来受编,赫光信以为真,携带银元和食物在法华村受降时,中敌人四面埋伏。在“欢迎会”上,赫光等8人与敌展开肉搏,终因寡不敌众,除赫光警卫员1人冲出包围回城报信外,其余7人全部牺牲,赫光的头被铡下,高悬县城门楼上示众。城内红军得信后,立即撤出,几经曲折,于1932年底到达陕北。

阜平、五台游击战  1938年9月中旬,日军驻石家庄、保定的第一一○师团会同第二十六、第一○九师团和独立混成第二、第四旅团共5万多人,从平汉铁路北段、平绥铁路东段、同蒲铁路北段和正太铁路沿线同时出动,以晋察冀军区驻地阜平和五台为袭击目标,分十几路向晋察冀根据地大举进攻,妄图一举摧毁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为了粉碎日军对阜平和五台的围攻,军区和边区进行紧急动员,要求各分区不断袭扰、消耗、疲惫日军,创造战机,集中兵力伏击、袭击和截击日军。从东南面由曲阳经党城进攻阜平的日军是一路主力,步、骑、炮兵和空军配合,兵力有7000人以上。为阻击这一路日军,晋察冀军区命冀中独立旅部署在沙河以南,三分区部队部署在王林口一线,堵防日军退路。一分区一团、三团奉命在阜平东部的东庄、西庄一带阻击日军,一、三团火速从平西地区赶往阜平,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对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说:“给你一个任务,三天以内不许一个鬼子进入阜平城!”随后,聂荣臻又分别给一、三团打电话,讲这次战斗的意义,鼓励大家奋勇杀敌。战斗正式打响后,日军先是以小股部队试探性进攻。第二天,大批日军在飞机、大炮和坦克掩护下向东、西庄进攻,我阻击部队与其交火,日军陆续增兵,并向我阵地施放毒气弹,我军一面坚守阵地,一面组织反冲锋,使日军不能跨越我阵地半步,战斗打得异常艰苦、激烈。直到晋察冀军政机关和群众安全转移出阜平,我军才撤出阻击阵地。这次战斗共进行三天,毙伤日军1300多人,我军伤亡400多人,另有700多人中毒。日军付出巨大的代价,得到的只是一座空城和无数的抗日标语。日军在这里找不到一点吃的、用的,其运输队又经常被我军截获,其营房也常被我军袭扰,日军昼夜不宁。9月29日,日军独立第四混成旅联队长清水正一少将率部从盂县出发,渡过滹沱河,进攻五台县东南柏兰镇。与此同时,进攻曲阳、唐县之敌遭到三分区部队的阻击,死伤250多人。为了提高进军速度,日军又大量施放毒气。三分区部队只好撤出战斗,掩护军区机关撤退。清水率部对军区机关紧追不舍,赶到山西省教场村。9月30日清晨,晋察冀军区参谋长唐延杰率警卫连悄悄摸到教场村边,看到日军正在场院里集合。当日军向五台城进发时,唐延杰指挥警卫连对日军后尾进行突然袭击,当场把清水打下马来,立时毙命。清水丧命后,日军找来棺材,装进清水的尸体,继续奔向五台城。这时,五台已是空城,日军进城后还大办丧事。日军随军记者还拍了一组照片,登在北平和东京的画报上。聂荣臻司令员在晋察冀军区部队缴获的画报上看到此种情景说:“这是一个绝妙的讽刺”。到10月25日,在我抗日军民的打击下,在阜平的日军无法立足,弃城逃窜,我军肃清残敌,收复阜平城。月底,晋察冀军政机关重回阜平城。

平阳惨案  1943年9月15日至12月9日日军荒井部队在阜平县平阳一带对四周附近的村庄和山岭沟壑反复“扫荡”、“围剿”,铁蹄所至,烧光、杀光、抢光,村庄变成废墟。在日军87天的“扫荡”中,制造大小惨案40多起,残杀无辜平民近千人,其中能够确查的832人。从9月22日起,日军开始搜山,傍晚,将抓到的32人押到打谷场上,稍有违抗,即遭杀害。9月23日,日军合围平阳南山,用机枪扫射逃进山里的平民,山坡沟谷中尸体遍地。10月7日,日军在东板峪杀死多人。10月13日,日军在罗峪残杀多人。10月18日,日军荒井部队又从曲阳土岭出发,分三路由东向西“扫荡”,抓住数百人,押到平阳西边的铁岭村,要他们说出边区机关和粮食物资,群众无一人回答,日军即将他们屠杀。10月20日,日军在铁岭附近的老虎窝搜出100多人,吊打60多人,当场残杀11人。其余的被带回铁岭据点后,又有21名男青年被日军用机枪射杀。10月22日,日军在南山一个土地洞中搜到20多名妇女儿童和一位残疾人,日军当即将残疾人和其女儿杀死,随后,日军把5名青年妇女带回铁岭污辱,其余的人都被赶入洞中,点火薰死。10月30日,日军合围平山沟的七八个小山村,在一个叫狼窝的山洞中搜出13名妇女儿童,当场杀死11人。11月6日至10日,日军在土门村、柳河村、北大梁等村杀我平民多人。11月17日,日军在阜平、曲阳两县杀害60多人。11月18日,罗峪村妇救会主任刘耀梅及其弟刘耀新等被捕,被日军押到上平阳村,荒井对她进行审讯,刘耀梅痛骂这伙豺狼。日军从她腿上割下一块肉,用刀尖插着烤熟后当众吃下。刘耀梅被杀害后,日军又将其身上的肉割下来带回据点包饺子。刘耀梅的父亲、丈夫、弟弟、公爹也先后惨遭杀害。11月25日,日军在石门沟,用刀砍死14人。12月8日,驻上平阳的日军为防止被抓进据点的妇女逃跑,将一名20岁的孕妇扒光衣服,按在一口棺材里,逼迫20多名青年妇女也脱光衣服围在棺材旁,一日军用刺刀剥开孕妇的胸腹,摘出心肝、挑出胎儿,以此恐吓其他妇女。荒井部队在败退前,在各据点进行大屠杀,荒井部队退出平阳后,村内村外尸体堆累,仅在上平阳一村就发现被残杀的尸体280多具。五个杀人场堆满尸体。这些残缺不全的尸首大多已无法辨认,后被收敛埋在一个墓冢里。晋察冀边区政府在平阳村北树立起一块“千人墓”碑,正面简要记述了日军“破孕妇之腹,餐生人之肉”的野蛮暴行,背面写有惨案遇难者的名字。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