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市情概览 > 政治 > 正文

涿州市—历史风云

更新时间:2017-05-22 11:40:44点击次数:487次

宋太宗北伐在涿州战况

北宋太平兴国四年、辽乾亨元年(979),宋太宗率兵占易州,渡易水,抵涿州,辽涿州判官刘原德以城降宋。宋军至幽州,破辽兵于城北,幽州被困,宋军初胜。后被辽将耶律休哥率兵夹击,宋兵败于高梁河,宋太宗身带箭伤,退至涿州乘车南归。北宋雍熙三年、辽统和四年(986)二月,北宋分东西二线五路再伐辽,东线曹彬、米信与辽将耶律休哥大战,下岐沟关、克涿州。辽萧太后与圣宗南下应援。四月,曹彬退回雄州。五月,再度北上攻占涿州,被耶律休哥击败。时近炎暑,粮草不继,宋兵溺死于拒马河者不计其数,损失惨重。西线潘美军克云、朔、寰、应等州后,因指挥失当,亦败退。

涿州义和团运动

光绪二十六年(1900)初,义和团开始从房山县传入涿州,并于2月间首先在双柳树村设坛练拳。此后不久,涿州城内在大师兄荣起、二师兄慈二庆等领导下开始设坛,组织义和团。义和团迅速发展到各村镇,5月中旬,当涿州义和团得知涞水高洛村和石亭镇团众起事的消息后,立即前往助战。涞水战役的胜利,使涿州义和团受到巨大鼓舞,决计乘胜进据涿州城。5月25日,涿州、房山地区团众数千人,在首领密熹和尚等率领下,聚集在涞水陈家庄和石亭镇一带“亮队操演”。5月27日,涿州县城内外团众密切配合占据了涿州城。义和团首领李来中也参加了“占据涿州城”的活动。当时,占据涿州城的义和团团众达万余人。义和团占领涿州后,四门上下高树旗帜,旗上大书“兴清灭洋”字样。城上皆红巾黄巾,刀矛林立,社会秩序井然。为了加强防备,义和团组织团众抽丁守城。清政府派聂城、杨慕时带兵前来镇压。5月29日,守卫在涿州城南的团众,发现有官军马队窜入南门,立即自城垣跃下,群起追捕,将清廷派来的17名清军全部缉捕。这时,涿州城内的官府已完全处于瘫痪状态,义和团控制了整个涿州城。义和团进据涿州不久,其组织得到迅速发展,仅城内就设有团坛二三十个,成为附近州县各支义和团汇合的一个中心。6月4日、6日,顺天府尹赵舒翘、吏部尚书刚毅来涿州视察招抚,回京向慈禧报告义和团可用。清政府经过御前会议权衡利弊后,于6月21日公开对外宣战,并发布上谕全面招抚义和团。八国联军侵占北京后,清政府对外乞降,下令镇压义和团。侵略军南犯,法军于10月占领涿州,屠杀义和团及平民。涿州义和团运动在侵略军和清军的剿杀下失败。法军于8月7日才撤离涿州。

直皖战争

1920年7月5日,皖系军阀段祺瑞以边防督办的名义,命令边防军紧急动员,9日,北洋政府下令惩办曹、吴。当日边防军总司令徐树铮调兵遣将,进入长辛店、松林店,沿京汉线布防。段祺瑞在团河成立“定国军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直系曹锟在天津举行了讨伐段祺瑞的誓师大会,派吴佩孚为前敌总司令,王成斌为副总司令,开赴前线。7月13日,张作霖发布入关通电,声讨段祺瑞。7月14日,两军主力正式接火。直、皖双方战区分东、西两路。西路京汉铁路线是主要战场,皖军在涿州、松林店、固安、涞水,直军在高碑店布防。

7月17日,西部战场形势突变。吴佩孚退出高碑店,率一部绕出左翼,长途跋涉,经过三家店(位于松林店东南,距松林店约7.5公里)向松林店突然袭击,直插皖军前敌指挥部。皖军主将曲同丰等高级军官被当场活捉。占领高碑店的皖军遭到直军猛烈攻击后,向北败逃,因后路被切断,直皖双方在松林店开始激战。皖军用大炮猛轰设在楼桑庙(即楼桑三义宫)内的直军前敌指挥部,但因大批弹药潮湿,虽落在直军阵地上并没有爆炸,吴佩孚信为关云长在天之灵来保佑,并以此鼓舞将士。皖军战败,逃兵在涿州城乡抢劫财物,向北溃逃。吴佩孚占领了涿州城。吴佩孚身穿纺绸大褂,被簇拥着步行进城。7月19日,段祺瑞引咎辞职。7月23日,吴佩孚离涿进军南苑。战后,吴佩孚在楼桑庙大殿正门挂上一块“护国佑民”的横匾,作为酬谢关夫子的保佑。

傅作义涿州守城之战

“涿州之战,久耳英明”,这是毛泽东1936年致傅作义函开篇第一句。所谓“涿州之战”,即指1927年晋军傅作义部和奉军在涿州城进行的攻守战,是中国近代史上军阀混战的一次著名战役。

1927年,盘踞在山西的军阀阎锡山放弃与奉系军阀张作霖的联合,倒向蒋介石,就任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总司令。9月,誓师“北伐”驻守在北京的张作霖安国军政府,派傅作义第四师作为别动队进占涿县。10月11日,晋军第四师先遣部队趁奉军原驻涿的第十五师张作相部调保定,接防的卫队旅王之佑部刚到涿县下火车进城之机,突入涿州城,将奉军逐出城外。10月14日,傅作义第四师全部入城。张学良得知傅作义占领涿州城的消息后,立即增调奉军第十五师、第二十三师等部围攻涿州城。

在以后的80多天的攻、防战斗中,双方为争夺涿州城控制权,共展开9次大规模战斗,彼此伤亡惨重。11月28日,奉军将500发毒气弹射进城内,随后指挥步兵开始攻城。守城晋军早有预料,采取各种措施减轻毒气之害,并又一次击退了奉军的进攻。奉军第九次攻击又告失败后,双方战斗暂停,各自休整阵地。张作霖下令:“把涿县城四围挖上壕沟,加上铁丝网,傅作义不投降,就把他们饿死在城里。”

由于战事持久,城中粮尽,军民只得以酒糟为食,病饿而死者日多。晋军10月入涿,穿单衣,近隆冬后,饥寒交迫,境况惨不忍睹。城外奉军借此机会向晋军以食物和棉衣进行宣传瓦解,晋军官兵大都不为所动。奉军还利用各种关系派人投书劝傅作义投降,傅作义均置之不理。此时城中士兵大多病倒,如再迎战,十不当一。12月29日,晋军第四师参谋长朱锡章出城赴奉军司令部和谈,议请奉军退兵20里,晋军引军退出涿县。奉军不肯接受条件,未达成协议。由于援军无望,城内兵民饿死越来越多,傅作义亲赴奉军议和。1928年1月12日,晋军第四师残部7000余人撤出涿州城接受奉军改编。奉军万福麟部进驻涿州城。傅作义在保定被张学良软禁,后趁洗澡之机不辞而别。

北伐战争结束后,傅作义任天津警备司令,将在涿州百日守城中向商民借款如数偿还。涿州民众敬重傅作义的军事胆略与才干,用所拨还款项的一部分为傅作义建起一座生祠。这座“傅公祠”在北门月城内,坐北朝南,砖石筑起的台基约有1米多高,并树有一幢石碑,上面刻着傅作义的“功德”。之后,随着涿州城北门的拆除,傅公祠早已不见踪迹。

泽畔惨案

1937年农历八月十三日下午,日本侵略军石墨联队追击撤退的国民党军队,在泽畔村北,遭到二十六路军辎重营的抵抗,击毙日军200多人。日军占领了泽畔村后,见人便杀。孙毅先和他的母亲刚要出门躲避,迎头碰上一群日本兵,母子2人当场被杀;孙万先、高鹏程和兽医高六先后中弹身亡;尚友、尚德兄弟2人躲进了白薯窖,日本兵点燃了垛在薯窖上的谷草,兄弟俩从烟火中爬出来,被日本兵用刺刀挑死在院内;崔华想逃,被日本兵残杀;郑有的母亲看到房子起火,呼喊救火,被侵略军残杀在街口;双目失明的赵志被日本兵当活靶子打死,暴尸街头。翌日天明,日本兵继续烧杀抢掠。沈义本家3代6口人全被杀害。躲在村外的崔珍、崔老七见天大亮,想回村,被打死在村口。躲藏在肖征、崔庆昌两家的国民党二十六军辎重营的12名伤病员,有的被日本兵用刺刀挑开胸膛,有的被日军用铁镐砸得脑浆迸裂。日本侵略军在泽畔共烧毁房屋200余间,46名百姓和20名国民党军伤病员被杀害。

东阳屯惨案

1937年农历八月十五日,侵华日军由北向南猛扑过来。有7名国民党士兵撤到东阳屯村龙泉寺内,被日军大部队包围。7名士兵以龙泉寺为掩体进行抵抗。东阳屯村民李少田、李少德兄弟俩闻声赶到,手持菜刀、木棒、石头参加搏斗,当时击毙敌人100余人,伤多人,终因众寡悬殊,7名士兵和村民李少田、李少德最后壮烈牺牲。侵略军遭到惨重打击后,兽性大发,15日凌晨冲进东阳屯,逢人便杀,见房就烧。发现李二立家菜窖内有避难村民,便打算用烟全部熏死在窖内。村民李大立见此情景,手持铁锨将放烟日军砍翻在地,随后抡起铁锨打伤日军多人,最后壮烈牺牲。侵略军疯狂烧杀至深夜,火光冲天,尸横满街。侵略军将幸存的男女老幼用铁丝捆绑集中到村民陈振荣家的北屋、西屋内。深夜,日军兽兵闯入妇女屋内不分老幼强行糟蹋。凌晨,将两屋村民一串一串扔到猪圈内,有的用刺刀挑死,身带重伤的用木板压住,倒上煤油用火烧死。就这样,东阳屯90余名同胞惨死在猪圈内。前后共有138人惨死在敌人屠刀下。

奇袭日军守备队

1938年4月29日是涿县北关庙会最热闹的一天。华北抗日救国同盟军大队长傅德才带领12名手枪队员,身着长衫,头戴礼帽,化装成赶庙会的百姓,由南门进入县城,在人力车夫的配合下,除掉了日军大生洋行的门卫后,冲进大生洋行日军涿良房守备队部。内住有30多个日本兵,经过一场激烈的白刃格斗,日本驻涿良房守备部队长,打死日军20多人,傅带领队员完全撤出县城,无一伤亡。

前铺伏击战

1944年6月26日早7点多钟,涿县城内日伪军700多人,10多辆汽车、几十辆马车,由伪县长和伪联队长带领,到小马村及东、西城坊一带抢麦子。房涞涿县大队鲁政委带一连人和部分民兵沿途阻击,迫使敌人当天未敢返城,晚上都龟缩到孙家庄村住宿。夜间,县大队不断骚扰敌人。次日清晨敌返城时,县大队分3部埋伏在前铺、后铺、东古邱3个村。当敌人先头部队到达后铺村边时,受到迎头痛击。敌人迅速扑向前铺,企图凭借该村地形对抗,但前铺正是县大队主力阵地,迫使敌人回退,又遭夹击,阵营大乱。各村的民兵随之而起,敌人到处碰壁,互相乱撞。伪县长从马上掉下来,带部分人狼狈逃往岐沟据点。上午10点战斗结束,共打死打伤日伪军70多名,缴获步枪60多支,缴获大车20多辆,挫败了日伪军的抢麦计划。

松林店围歼战

1945年8月15日,八路军冀中军区七旅七团横扫铁路线的日伪军残部。兵分两路,将逃窜到松林店的日伪军团团围住。地方武装和各村的民兵纷纷前去参战。战斗从拂晓开始,激战一昼夜,毙敌150多人,缴获山炮两门,轻、重机枪10挺,步枪300多支,子弹数十箱和一批其它器械。

中共中央迁移北平路经涿州

1949年3月23日上午,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率领中共中央机关离开西柏坡,北上北平。3月24日下午4时多,中央机关和解放军总部车队到达涿县。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住在涿县城内粉子胡同路北的第四野战军第四十二军军部(天主教堂大院内)。当时负责保卫任务的主要是四十二军,军长吴瑞林和当时中共涞涿县委书记王俊成、公安局长张烁等军地领导负责迎送和接待。涿县县委书记王俊成向中央首长汇报了涿县近况后,毛泽东指出:百姓关心的,正是我们要办的。工作多,要抓主要的,这就是领导和平建设。同时要求尽快把市场迁回城里来,以便尽快繁荣经济。25日凌晨3时,刘亚楼参谋长从北平来到四十二军军部,迎接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进北平,首长和机关人员从涿县乘火车北上。

中央首长从涿县换乘火车进入北平时,为保证安全,编为3个列车,每列车8个车皮。第一列车挂8节客车厢,坐的是警卫部队和少数干部,车到西直门站下车,然后用卡车将他们送至香山。第二列车挂8节卧车和一节餐车,直开到清华园火车站,毛主席在清华园下车。第三列车挂5节卧车和3节行李车,开到前门车站下车。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等中央首长在当天去西苑机场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北平部队。当日晚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首长住进香山。

(编辑:admin)
  •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